Clean Power

1.侯青芬姊妹─主恩綿綿訴說不盡

侯青芬姊妹相片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我出生在公務人員的家庭,父親在鹽務局上班,母親是專職家庭主婦,民國57年蒙主揀選歸入真教會,時高中二年級,蒙恩經過印象深刻,不敢或忘,惟母親張秀真執事已敘訴並刊載第七篇『張秀真執事-一些話道破我的心迷』,在此僅以信主40年來的生活見證與大家分享。

 

從小體弱多病的我,常常患有頭暈的毛病,上課或走路當中常常忽然間眼前一片糢糊,金星突冒,然後噁心嘔吐,非要躺下睡到隔天,才有胃口吃點東西,  國小五、六年級惡性補習盛行時,這毛病更是嚴重,導師深恐我不能考上第一志願,建議家母為我施打營養針(葡萄糖)在家境不好的當時,母親仍為我請來了家庭護士,雖未信主,當時的感受-父母濃郁的感情,對子女無怨無悔的付出,是我最大的資產。努力拼過了初中聯考之後,一回到家即不支的躺了三天三夜, 後來翻書才知道是患了尼梅爾症候群的毛病,上了台南市中 ( 第一志願 ) 再進入台南高商(高職第一志願),這毛病一直伴隨著我,高二慕道期間的一個晚上,在台南教會聚會完後的禱告時,跪得好好的我,忽然間「趴啦!」一聲暈倒了,母親明白我的狀況,在再次的長執按手幫助禱告之後,我清醒了過來,不再暈眩和媽坐公車回家,從那次之後至今此病不再發作,神為我趕走了病魔。

父親蒙召的民國58年,我參加教會舉開的春季學生靈恩會,雖已開始上班,但為了能得到聖靈,仍向老闆請假和幾位同靈搭火車到台中總會去接受為期一個星期的靈修課程,靈恩會期間的早禱會,還有求聖靈時間是相當長的,然而迫切祈求的學員們,大家互相鼓勵加油,雖然累卻樂此不疲,感謝主!不少人得到聖靈。當時的我一天二天三天過去了,到了第四天媽媽打電話說:「老闆找不到帳本,要我趕快回家。」我回說:「沒有得到聖靈不要回去,請幫我禱告。」當時的媽附和著說:「好!得到聖靈之後回家學琴,好為主作工!」第五天過去了,那時永和教會的江滿音姊妹跟我說她得聖靈的經驗是一直想著主耶穌為世人釘死在十字架的情景。那時的我才恍然,原來是要用心去體會的,雖然相信耶穌是造物主是全能者,但祂的用意、祂所受的苦難豈可不用心去明白,第六天的早禱會仍沒得到,當天晚上想著對媽的承諾和陳職傳道的勉勵(路十八1-8)不義的官尚且為寡婦伸冤,我主耶穌豈不聽我禱告!況且聖靈是可以強求的(路十一8-13),於是在眾人都熟睡的夜晚,整個寢室只有我默默無聲的跪著禱告,奇妙的事發生了,舌頭跳動、手也振動,但我不敢確定,因無聲音。隔天沒吃早點,江姊妹再陪我到禱告室禱告,跪在牆前一直流淚禱告,突然間整個身體跪著往右邊跳動,也有靈言,感謝主!得到證實之後我回到家,在台南教會會堂見證,也開始每天下班之後半個小時的風琴練習;記得在只學會36首的情況下即被安排司琴聖工,也開始參與宗教教育事工,感謝主!那一段日子感覺上非常滿足,白天上班、晚上參加聚會,除了每年3月份報稅的日子需加班不能聚會外,仍能參加安息日聚會(老闆特准),教會儼然成了我第二個家。

少女的日子過得輕鬆愉快,工作雖然忙碌錢也不多,但同事之間相處愉快,記得有次事務所遭竊,老闆保險櫃的美金、臺幣等值錢的東西全被偷走,我早上一到辦公室,發現抽屜被拉出來,桌上的撲滿也移了位,趕忙尋找放在抽屜裡用牛皮信封裝的客戶預繳的稅金,感謝主!被翻動了,竟然沒被拿走,連沉甸甸的撲滿也留著,我毫無損失,當時老闆的女兒講了一句話:「妳信的耶穌保祐妳。」感謝主!在外邦人面前榮耀主名。民國81年4月老闆因肝癌過世,我總算卸下煩雜的會計工作;當時老闆的女兒希望我承買整個事務所,她認為我已然駕輕就熟,大可自己當老闆,然而我心裡明白「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沒什麼意義,況且已是兩個孩子的媽!在孩子出生時就好幾次向老闆請辭,他都不准,理由是他找不到比我更合適的人,特准我上下班自由,工作可帶回家做,老闆是個重情重義又有恩慈的人,在感激他的信任與器重之下,幾乎承擔了他所有的工作; 24年的雇主之情就在一通來電:「阿芬!送我去醫院!」劃下句點,因送他去醫院時是星期天,接著加班的三月(報稅期)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當我再到醫院時他已不能言語。

或許有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我和惠才在63年9月28日相親,第二次見面在同年11月17日即訂婚!在我的想法裡面,既然長輩為我安排的是一個信仰家庭出生的孩子,我還有什麼好顧忌的,雖然相親時他滿臉青春痘,又剛當兵回來,在家照顧中風的媽媽,還待業中,我卻一點也不害怕,因為知道靠主喜樂的心是幸福的原動力。

66年5月瑞昱來報到,出生體重2.8公斤的他,常常吃不好睡不飽,發育比同年齡的孩子來得遲緩,醫生說他屬神經體質,一直到五個月還是每四個小時吃一次50cc牛奶,睡半個小時就醒、要人抱,搞得初當母親的我不得安眠,加上又要上班,整天疲累不堪,滿5個月時,衛生所通知種牛痘(天花疫苗),不種還好,一種出現小天花,小小的身子佈滿大大小小的痘子(有膿包在裡頭),打針的地方更是潰爛,伴隨著發燒不退,怎麼辦?省立台南醫院小兒科主任唐邦相醫師說:「小孩子抵抗力不夠,不該打預防針。」當場他翻書查看,寫下球蛋白英文名稱,要我去大藥房購買看看,要不就要託朋友從國外買回來,結果遍尋不穫,惠才說:「既然這樣,全心全意禱告是為上策!」於是一天早晚兩次到共和醫院找黃金火院長以獨家秘方為瑞昱敷葯,同時也請教會弟兄姊妹幫助禱告,因為不能打退燒針,所以用額頭冷敷的方式退燒;後來孩子的腸胃顯得更不健康,常常拉肚子,對牛奶不能適應,不得已買來當時相當昂貴的新素美豆奶粉,配合著熬米粥取濃汁液給他喝,幾乎是每天不眠不休的照顧著,猶記得當時未婚的大妹說「看到二姊帶昱ㄍ,沒人敢生小孩」;感謝主!在大家的協助之下瑞昱渡過了漫長的一個月,他的燒退了,身上的疤也沒了,只留下了左手臂上一塊神「愛的印記」,現在回想黃金火老院長所說的一句話「當初為瑞昱敷藥時,其實一點把握都沒有。」又記得初診時他劈頭就罵「這麼小打什麼預防針!」可見他是個性情中人,雖與母親是舊識,豈不是神所安排醫好瑞昱病的人麼!

民國68年7月怡忻來報到,本來不想擁有她,因覺得帶孩子太辛苦,卻意外的在以為是月經其實是排卵期的出血(從來沒有過),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中了獎。怡忻在嬰兒期就很窩心,常常笑,很討人喜歡,在她五歲讀台南市第四幼稚園時,有次教會開教員季末會議,而我在會議當中聽到傳話的說「怡忻從三樓掉到一樓,現在送醫中」,趕到卓外科,看到她頭部腫了一個包包,有半個橘子那麼大,感謝主!醫生說「只有輕微腦震盪,頭殼沒破」;後來了解整個過程,原來她和哥哥們到外婆家三樓(加蓋的?皮屋,圍牆只有大人半身高)去玩,她的玩具掉到圍牆旁的排水溝上,只因翻牆去撿,整個人掉到鄰居掛滿蘭花的遮陽石綿瓦花架上的塑膠透光板上面,接著塑膠板破了,她跌落到水泥地上,惠才聽到「碰!」好大的一個聲音,隨即瑞昱慌張的跑下樓喊著說:「妹妹掉下去了!」,惠才去按鄰居的門鈴卻因不在不能應門,只好從破了洞的塑膠板去看怡忻,只見她自己爬了起來,邊哭邊去開門,我能體會惠才當時的感覺,孩子猶如失而復得,莫非掉下去的瞬間有天使拖住,不然怎麼那麼巧,剛好掉在塑膠板上,得到緩衝的力道,而且除了頭上的包包之外,一點外傷都沒有。這事引起鄰居的議論;瑞昱國中上理化課時,老師以這件事來解釋「自由落體」(老師是鄰居),惟我們心裡明白是神的保守與看顧,原以為這麼一摔多少會影響腦力,想不到國小五年級智力測驗智商全班最高,大專聯考成績也是全班最優,以第一志願考取清華資訊工程學系並畢業於該系所。

兩個孩子的求學與就業,都讓我不知不覺體會到神無盡的愛,在我和孩子先天體質都不是很好的狀況下,能夠很平順的走到今天,家人的努力,教會弟兄姊妹的扶持與道理的勉勵讓我好喜歡這個家,也希望這個家越來越好,願一切榮耀歸天上真神,阿們!

侯青芬 95.06.30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