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2.劉登英姊妹─兩岸信仰一線牽

劉登英姊妹相片

1997年,我在大陸得知台灣有很多「真耶穌教會」時,心中真是激動、羨慕不已。從那時起,心中嚮往著台灣這塊土地,真想好好一睹為快,我們神的教會啊!

尋找教會

到台灣後不久,我就在神的引導下,很快地找到了真耶教會----開元教會。當我在第一時間,第一眼就看到教會的招牌時,覺得很親切,像見到了久別的親人似的開心得不得了,真是「欣喜若狂」心中高興的很!

今年是「開元教會」成立三十週年,藉此之際,我要敘說我印象中最深刻最刻骨銘心的幾件事。當我第一次來到「開元教會」聚會時,第一印象就是看見教會兄姐們臉上帶著笑容,親切地向我打招呼問候我,這使我心裡熱呼呼的,感覺到在神的家裡真好。當我聚會完正要回家時,就見到教會門口站立著的張景惠長老,他正頻頻地向眾弟兄姊妹打招呼,他也很客氣地招呼我,邀請我在教會享用愛餐。他態度和藹、親切、平易近人,著實讓人感動,真正是神的好管家、好僕人,願神記念施恩于他。

98年春季靈恩會期間,我的先生逼迫我、謾罵我,有一個晚上我到教會聚會,臨走前就聽到他說:「你去教會就不要再回來,回來我也不開門,最好你是要被車子壓死。」我的先生居然這樣惡待我,但我仍堅持到了教會,把我的情況跟一些姊妹說了,那天晚上聚會後的禱告中,我痛哭流涕地向神祈求,求神改變他,求神拯救我、可憐我、為我開路,作我隨時的幫助。禱告完畢,我就堅強勇敢地往家裏走,走了不多遠,我就聽見後面有人叫我:「劉姊妹!劉姊妹!」我回頭一看,原來是一位弟兄,因我當時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後來才知道他叫沈泉元。他對我說:「你回家去,你先生要是不給你回家,真的不開門,你就回來到教會住,教會有地方給你住。」感謝神!他這短短的幾句話,竟然讓我內心翻騰、讓我思索,想到的是:教會的弟兄是多麼的有愛心啊,教會裏的人與世俗上人的差別是何等之大呢!為此,我常在神面前禱告、謝恩,因祂賜給我這個機會,遇見了這樣一位有愛心的好弟兄,願神紀念他的愛心,願神祝福他全家。

2000年,我的先生攝護腺開刀住院,我蒙神的安慰,最大的精神支柱就是教會的代禱,還有弟兄姊妹們憑著愛心,抽空在晚間帶著水果前往醫院看望,切實地以實際行動來關懷、感化,幫助人,這使我的心底,常常受到鼓舞、振動、激勵。

這裡我要特別提到林信宏執事和執事娘,他們都待我有恩,這幾年來,每逢過年、過節,他們都送些如月餅、蛋糕、香腸等應景禮物到我家,使我置身在異地能倍感親切,給我們帶來極大的溫馨與慰藉。他們履行了神的大愛,徹底領悟遵行神的道,因他們有這種愛的奉獻、崇高的表現,也才真正改變了我的先生。我的先生原先對教會很排斥,態度很剛硬,只要提到教會就痛惡,他以為教會都是騙財騙色的場所,他的偏見導致對教會的弟兄姊妹有不正確的看法和態度。自從他幾次和林執事夫婦接觸,就覺得自己原先所想的都是錯的了,甚至對教會有了好感,感謝主!

開元教會還有很多的好姊妹,這裏我不再一一列述,她們都是我屬靈的好夥伴,在我心裡低潮時陪伴著我,願我們在以後的天國道路上能彼此扶持、相親相愛、互相幫助、同得造就。

全能的醫者

基督徒的最大榮耀、快樂、安慰就是求得與神同行、同在,這是何其美好,感謝神,這些我都體驗得到了。 我的母親朱芳英老姊妹,她確實從神那裡得到不少的恩典。一開始信主時,神醫治了她吃飯「噎」的毛病,1999年,神醫治了她額頭上的「白皮斑癬」,2002年8月5日受洗後,神又再次施大恩給她,將她40多年來既煩惱又頭痛的頑疾「火路粗腿」醫治好了,真是感謝主。因為這種病,人是治不好的,惟有全能的神才行呀!

就拿我母親頭上的白皮斑癬來說吧!1999年5月,我和我的先生返回大陸安徽廬江探親,回到廬江住處沒過幾天,就迫不及待地直奔母親住處,因她是初信主的,所以我擔心她,又恐怕她易犯罪得罪神。哪知我去了以後,果然不出所料,只見我母親頭上敷著一層厚厚的黃顏色的東西,我問她這是怎麼回事?她就告訴我說:「額頭上皮膚全都變成了白顏色,若是繼續下去,臉的全部都是白花花的,那會很醜的,可怎麼去見人呢?所以有一天,有個過路的和尚來到家中,見我這副模樣,就開了一張處方單子給我,要我按著這處方去抓藥,我頭上所敷的就是這種藥。」我聽後覺得非常氣憤,因為她大大的犯罪得罪真神了。我就對她說:「好!您犯罪得罪了真神主耶穌了。因為和尚跟我們信主的是兩道子,我們是拜天上真神的,他們卻是拜廟裡的啞巴偶像、拜假神,也就是拜魔鬼的,您是老糊塗了,大大的錯了,趕快去把你頭上的藥洗去,也把那處方單子給我,我要把它撕毀,剩下的藥要把它倒掉,然後我陪您一同在主耶穌面前認罪悔改,迫切地禱告,求真神憐憫、饒恕、赦免你一切的罪,也求真神即時彰顯全能,醫治你頭上的白皮斑癬」。我的母親聽我這一番話,就很緊張,連忙說:「我犯罪了,我得罪真神了,我錯了,我要認罪、我要悔改,你也要陪我認罪、悔改、禱告。」

感謝主!就這樣我每天陪她在神面前哀哀切切地認罪、禱告,也求神顯出權炳、大能醫治母親,我們好稱頌神,為神作美好的見證。我和母親先是用悟性同心合意地禱告,然後我用靈言禱告,每次都是這樣。感謝主耶穌的憐憫與垂聽,我們禱告的時間總共不到20天,就醫治母親的全額頭,由原來的白顏色,逐步轉變成黃皮膚。我和我母親在後來幾天的禱告中,大部分是感謝真神,稱頌活神。因為我們看到了真神、摸到了永活的主、永活的父!因為母親時常照鏡子,我也親眼看到了她額頭上一天天地、一點點地變黃,以至全部變黃。我們的喜悅無法形容!我們敬畏真神的心也在不斷地昇華當中。

我的母親今年86歲了,最近我的小哥來信說,她現在的身體相當好,生活自理。小哥總感到自豪和欣慰,但是我要說榮耀歸與主,因為她是主的活見證。在此我也要感謝開元教會的兄姊長期關懷和愛心代禱。

至大、至能、至榮、至聖、至可畏的神,永活的主是永遠值得人讚美和稱頌的,願人都來認識、親近、投靠這位又真又活的神。阿們!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