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4.吳仲豪─恩典長伴我身

吳仲豪弟兄相片

事情發生在民國62年,也就是在我小學一年級的時候。那年的八月二十五日,開學前一個星期,開始不明原因的咳嗽,隔天突然發高燒,這一燒就連續燒了半個多月,卻一直查不出原因,所以才入學三天,就開始請假。

與針藥為伍

起先去一家從小就去看病的廣和診所,幾次之後,醫生使用的藥量已經是這個年齡的兩倍,醫生不敢再加重藥量,便介紹給另一位大醫院的主任醫師看診,經X光檢查和驗血後,研判是敗血症及肝臟腫痛。醫生開了處方,吃藥打針幾天後,仍未見好轉。後來醫生認為情形嚴重,已超出他的能力,就建議我們轉往大醫院,所以九月二十六日(大約已一個月)就到台北市立中興醫院住院。每天與針筒為伍,除了固定每天要注射八筒特效藥,外加各種檢查、抽血,抽血抽到變成泡沫,抽不到血就從脖子大動脈抽,甚至從額頭打針。那時很瘦小,才109公分,十幾公斤。三天後,病況惡化,不再打針,改用內服藥。但持續發燒到40.2度,為了降溫,全身擦了十幾次酒精,又在頭部上下放置冰枕,再打退燒針,勉強降到39.5度,但只維持了兩小時,又恢復高燒。

當時聽說蜂王乳很好,五舅當時正在當兵,放假到家裡,知道麻豆有蜂王乳,就從台北騎摩托車到麻豆,拿到之後也沒休息,馬上再騎回台北,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感動。在醫院住了一個星期,高燒不退。醫生告訴媽媽,醫院可以用的藥都用了,意思是說可能沒有什麼用了,可以回家準備後事了。當時,沒有信主的曾祖母知道我生病之後,還私下去擲杯筊,結果也是告訴她這個小孩沒救了。

全心依靠神

那時媽媽想起了我以前參加兒童聚會,回來後所背的一句聖句:「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雅五15)。」一邊煮著飯,一邊心裡想著:「老信徒了,怎麼不會靠禱告。」聽道時,傳道勉勵要有信心、要靠禱告,但要做到真的很困難。爸爸回憶當年說:那時我也說要靠禱告,因為所背聖經節說:「有信心的禱告神會垂聽。」單純的信心蒙神的喜悅,難怪主耶穌說若不回到小孩的樣式不能得救,就在發燒到39度多的情況下向院方請假,到教會請卓傳道和幾位兄姊幫助禱告。當時,二重教會的瑪麗亞執事對於幫人代禱有很大的恩賜,所以回到醫院後,請傳道代為聯絡、助禱。九月三十一日星期一又要抽血檢查,但父母想起前兩天為了3CC血,勉強在左右手和腳三個地方才湊足,實在不忍心再抽血。剛好卓傳道通知瑪莉亞執事下午2-3點有空,就把我抱到二重教會,請瑪麗亞執事幫我代禱。當時瑪麗亞執事見面就問說:「有沒有問題?」意思是說有沒有犯罪,因為他幫人代禱的時候,如果是因為犯罪而生病,他禱告的手就舉不起來。那時我是躺在教會的椅子上請他代禱。禱告完瑪麗亞執事只有一句話:「有信心就辦出院,孩子帶回去。」就這樣直接回家了,沒有回醫院,隔天才去補辦出院手續。

原本因發高燒什麼東西都吃不下,但回去之後就能吃稀飯了。這當中所轉變的只是一個願意完全依靠神的心。因此,半夜只要摸到額頭發燙,就會起來禱告,父母親也長時間早上禁食禱告,就是完全只靠禱告,爸爸在禱告中,甚至願意以自己的壽命換取孩子的生命。

之後,每天可以看到不斷地復原,從躺著、坐著到可以跪下禱告才十幾天。漸漸地康復,到勉強可以上學時,已經請了89天的假,還有七天就是第二次段考。當時走路還會喘,上學的前十幾天還是媽媽背著我去學校的,每天早上十點還送一瓶牛奶去學校給我喝。本來老師說從1唸到100還不知道會不會,建議媽媽明年再帶我來上學,所以差一點國小一年級就留級了。回學校後一星期就是第二次月考,成績差四分就滿分。此時更感謝神,高燒這麼久,還沒有影響到智力。後來,又接到醫院的通知已併發傷寒,要回醫院複診。但是憑著信心,再也沒回醫院去檢查,直到如今。

留在身上的刺

病後神也留下紀念品,讓我永遠記得神的恩典。到如今,雙手上面還有兩條當年無數的針孔所留下長長的『毛毛蟲』;還有就是因為吃了過多的抗生素,耳朵變得很重,當時都坐在教室最中間的最前面,側著耳朵聽老師上課,但常聽錯。大學健康檢查時,體檢表上蓋了『聽力障礙』四個字,但是進一步檢查時又發現神的恩典,較常用的頻率,還算正常,而高音與低音要80分貝以上才聽得到,很感謝神。現在人家叫我,有時沒聽到會造成一些困擾,雖然不方便,但是每次的不方便,就讓我想起神的恩典。也有機會接觸翻譯的工作,雖然有時會聽不到,但藉著禱告還算順利,也讓禱告、聖工和神的恩典結合在一起,蒙神保守自己的信仰,這又是恩典。

整個生病過程,除了神的恩典,禱告的手是很重要的。完全的愛與完全交託的禱告,必蒙神垂聽。沒有一個人永遠堅強,雖不知神何時成就,但信心、愛心的互相代禱必蒙神的喜悅。願一切榮耀歸予天上的神。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