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10.林冠宇弟兄

林冠宇弟兄相片

感謝主!讓我有機會在此分享神的恩典。我叫林冠宇,目前在台南奇美公司上班,先前在成大就讀化工研究所,當初研究所剛入學時是跟江威、黃聖嘉一起在開元教會聚會,我的會籍為民雄教會。很感謝這兩年半開元教會許多弟兄姐妹的關心與照顧。算算小弟我到目前為止受洗兩年多,在這之前慕道約四年左右,我來自於一般信仰的家庭,家裡除了爸、媽外還有一個哥哥、一個弟弟、以及高齡90歲的奶奶。

每個人信主過程多少會受到阻擋,我的信主歷程中,令我感到困擾的是我的家人,包含幾個姑姑在內,幾乎沒有人會贊同或是理會,只會惡言相向或說很多諷刺的話來激起爭端。爭執大到常常鬧得自己心裡很不愉快,不過,當然心裡不希望因為信主而跟家人不和睦。所以感謝主,一路走了過來,有許許多多需要感謝的人。

小弟就讀於新營興國高中,成績在班上算是還不錯,以當時的程度,若甄試可以上成大,所以趁著考完大學聯考還有一段長時間才會入學,就安排到英國愛丁堡找表姐,她名叫陳明琴,是俞仲表哥的大姐。在這裡我必須先說,我表哥他們一家人真的幫助我很多很多,他們全家本來也都沒信主,直到去年表哥在開元教會受洗,全家都進入了主裡,當然他們家中的每個人也都有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

若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在繳交完志願卡後沒幾天,就跟著表哥一起上飛機了,所以我是在國外才知道我是上了中正大學的。而且很不好意思跟大家說的是:在上飛機前跟我家人說:『只要在成大的名單內找我的名字就可以了!』可是我家人說:『真的會在成大嗎?』那時心想:『至少會在中央吧!』因為當初是選系不選校,所以固定填寫化工系,從台大一直照排名填下來,主要是因為當初我在填志願時,針對前一年的成績作了落點分析,所以心想若沒意外的話應該是成大,頂多到中央吧!所以就很興奮的跟表哥一起去英國遊學了。在英國的表姊信主已有一段時間了,也嫁給了後來在英國當傳道的姊夫,姊夫一家人是華裔,也都是真耶穌教會的信徒,是在德國讀書時認識的,所以在英國這段期間內,也都會跟著一起去教會聚會。

最早之前應該是在我國小時,就已經去新營教會聚會過一次,那時有個傳道就曾說我跟我哥將來會進入教會,可是由於之後都沒接觸,再加上去英國對教會也沒特別印象,所以到那時為止沒有特別的體驗。

考上了中正大學化工系之後才知道,俞仲表哥的二姐,明蕾表姐正好在中正大學讀博士班,那時的我根本都還不知學校在哪裡。後來傻傻的進入學校就讀,才知道二表姊原來已經信了主,並跟我說:『就讀中正大學的教會同靈固定會在每星期找一天聚餐。』,所以只要有聚餐我就跟著一起吃飯,聊聊彼此的生活,對教會同靈漸漸熟悉認識,沒有排斥感。

在大一上學期結束時我答應去參加教會的大專學靈會,主要是因為常常讓表姊請吃飯,人情上不好推辭。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怎麼會有勇氣在沒有認識多少人的情況下就答應去了?而且我去的地點與認識的教會同靈不同。坐了教會準備的包車到了埔里學生中心之後,在第一天就糊裡糊塗的去前面接受按手禱告。當時的我真的完全不知道要在前面跪超過半小時,在約20分鐘時就已經不耐煩了,所以之後的幾天都沒什麼禱告,並假藉跪太久身體不舒服而拒絕參與團契禱告時間。其他禱告時間也頂多意思意思跪在那裡,奇妙的是主耶穌眷顧我,就在學靈會結束的最後一天晚上,團契照常要做最後一次的團契禱告,那時住在我隔壁的黃持正學長 (屬開元教會)跑來對我說:「冠宇!其實大家每天都在幫你禱告!」,聽了之後當下覺得不好意思,讓大家這麼熱心幫我禱告,心想最後一晚了就去捧個場,順便幫幾位很努力在祈求聖靈的弟兄禱告,算是有頭有尾,也對自己良心有所交代。

神奇的事情就這麼發生了,就在一聲「加油!」大家跪下「奉主耶穌聖名禱告」之後沒多久,我像是突然被電打中一樣.整個身體開始不停震動,舌頭也開始不聽話,「哈利路亞」這幾個字唸不清楚了,但是心理卻開始踏實了起來,神已經很明確告訴我『我得到聖靈了』所以我很開心的一直繼續禱告,不知過了多久我結束禱告,才發現周圍大家驚訝的眼神,那時我很開心且很篤定的跟其他同靈說:『感謝主,我得到聖靈了!』 還喊了一句 『ya』 ,這句話完全表達了我當時內心的感受,還跑去找謝溪海傳道,跟傳道說我唸哈利路亞唸得很不清楚 ,而且舌頭一直很不聽話的在動,他就要我繼續禱告,事後我才知道原來他有過來看我是否真的得到聖靈。

這是我對主存在最深刻的體驗,也是我一直堅持下來的主力。或許得說這一切是神早已預定與巧妙安排好的。在這還必需向大家提到的是:我姊夫是埔里人,原先姐姐擔心我適應不了可以去找他們,可是就在要去的前幾天,她們因有事人無法在埔里,我才乖乖的參加完那次的學靈會, 也才有得到聖靈的喜悅。

學靈會後,很開心的回到家,才發現我的父親、我的家人 ,大家沒有一個人認同我,而且開始說一大堆諷刺和不好的言語,真的很可怕!當時也只能多禱告,祈求一切順利。印象很深刻的是,在我要去學靈會前才答應家人回來會幫家裡準備過年要拜拜的東西,這句話在我得到聖靈後成了很諷刺的一句話。

參加大專團契可說是我一路信主過程重要的引導,在團契中有許多同靈可以彼此發問、互相討論。我依稀記得當初在大學時,會一直找峻嘉老師問問題,幾乎只要團契一有讀經課程,就一定會問好幾個小時,幾乎都是咬著峻嘉老師不放。很感謝主!從大一到大四,就這樣慕道了四年之久,但,礙於家裡還有自己內心的軟弱,一直沒有去思考受洗的事。

可是,就在大四要畢業時,由於峻嘉老師及師母固定暑假期間會到非洲佈道,需行經法國,也剛好遇到『SARS』風暴造成機票大特價,所以當老師問說:『有沒有要去法國旅遊的人?』,我非常的高興,這對即將畢業的我來講當然是一大樂事。所以就跟著去了法國,並在巴黎教會與老師及其他同靈同住幾天,也就在那時認識了楊育民傳道;他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就是:『你為什麼還不受洗?』,一語點醒夢中人,是該受洗了。感謝主!不惜跟家人吵了一架,搭乘從台南北上不在新營停的火車跑到民雄受洗,就這樣在碩一上的秋季靈恩會完成了洗禮,其實心裡也已經猜到,接著回家要面對的現實情況。

洗完禮後當天,打了電話給家人,表明要回家一趟再到台南,結果電話那頭父親接起電話,馬上就給予當頭棒喝,直接回說:『你不用回家了,給我出去!』,這是我有生以來從未經歷的經驗,當時已經買了到新營的火車票,就改往台南。雖然決定洗禮前,家人並無其他意見,結果還是很遭!我也記得當時表姐有打來關心,本來受洗前已經有詢問表姐跟表姐家人要不要過來,結果無巧不巧剛好大家都有事,就這樣自己獨自前往洗禮並,且承受了接下來許多令人難過的事,但很感謝主,藉由不停的禱告內心獲得了安慰。『禱告時,完全的交託,把自己當個剛出生的小孩,不斷的去祈求父神的幫助。』這是我禱告時的感受,神也讓我唱起了靈歌,安慰我這個還未成熟的心靈,渡過這段難熬的日子。

聖經的道理需得仔細品味,起初以為只靠聖靈就可以了,但發現自己並沒能好好的認識主,更別提為主作工了。所以,往後到現在也都期許自己多聽道理、多翻聖經,再藉由禱告,把萬事都交給主耶穌。畢竟,再多的困苦都可以跟主耶穌說,再大的困難,把自己交給神,必會有所得。因為『主耶穌必看顧他所眷養的羊!』

『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這是我一路走來堅持的。雖然家人都還沒能信主,可是現在已經不再排斥教會了,我也會繼續等候並期待將來的收穫!父親的一句『平安』,或許只是一句平常的話,可是已經足夠回報了我這幾年來的禱告。傳道書第三章:『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物都有定時,生有時、死有時、栽種有時、拔出所栽種的也有時…哭有時、笑有時、哀慟有時、跳舞有時…;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至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

『海邊的腳印』是一首讓人很感動的詩歌,描述著一個人在遇到困難時,總覺得是自己一個人在面對,其實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都有主耶穌陪伴著。 總而言之,主耶穌給每個人的恩典都不同,儘管跟祂祈求,必蒙眷祐,懂得數算主恩典的,主也必定加添賜福。願一切頌讚、榮耀都歸天上真神,阿們!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