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17.蔡春蘭姊妹─談罹癌三部曲

蔡春蘭姊妹相片

當行過死蔭幽谷 神是我的避難所,是我的力量,是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因我所遭遇的是出於你,我就默然不語。

神奇妙的揀選

我信主至今已25個年頭,高三那年由台南教會林美妙姊妹帶領慕道,當時父親得了不知名的怪病,整個人陷入無意識的狀態,那時我尚未受洗也沒有聖靈,感謝神,藉著單純的信心,只是不斷的向主祈求醫治,突然有一天,媽媽說父親清醒了,可以出院,讓我感受到這位神的偉大及無所不能。爾後考上淡大,繼續在淡水教會慕道,大一時便在淡水教會受洗,感謝神,父母親很尊重我的選擇,並未加以阻撓,至今雖然還是一人信主,但是仍與家族成員有著良好的互動。

在淡水求學的那幾年當中,一直與教會保持緊密的連繫,除了到校上課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在教會渡過,不是聚會就是查經、禱告、做聖工、參加活動,這期間常常感受神無時無刻的看顧,以及淡水的弟兄姊妹愛心的接待,永不孤單。直到畢業,到台北謀職,在茫茫人海的大台北孤軍奮鬥,無暇聚會,只在安息日時到台北教會守安息,佈道會時領聖餐,聚會結束後便成了快閃一族。在我離開淡水那年,認識一位到淡水教會聚會的弟兄(原屬中和教會),也就是我現在的先生,待在台北的那幾年,是他陪伴我渡過原本陌生的都會生活,在我離開台北回台南工作時,我不知道要不要接受他成為我的另一半,當我猶豫時總是想起在淡水教會聽道時,傳道長執們常常耳提面命要與主內弟兄結婚,原本以為只要遵守神的教訓,就可以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無知,原來愛是需要恆久忍耐,忍耐對方的習性、言談、性格、行事做風等等,是否因為沒有忍耐所以種下日後病魔纏身,以至今生今世都要為此受苦。

患難臨到,恩典夠用

民國92年9月中秋節前後,在洗澡時,主讓我無意中摸到左側乳房有一顆硬塊,隔天馬上掛號檢查求證,一星期之後,證實是惡性腫瘤,隔幾天,醫生通知馬上住院開刀,腫瘤取出化驗的結果是第三期,並且轉移左側腋下淋巴,從懷疑到開完刀,雖然只有短短的兩週,卻是我人生中最恐懼、低潮的時刻,以為生命要結束了,除了跟麗美通電話哭訴是不是我犯了什麼大錯,神在懲罰我,之後,只能獨自一人躲在無人之處跟神痛苦的一次又一次的哭泣、求問為何是我,難道是結婚生子後,常常扮演河東吼獅的緣故嗎?細胞被怒氣氣成癌細胞,還是日以繼夜的工作,又是家庭又是職場像是蠟燭兩頭燒的結果呢?還是因為常常情緒低落,憂鬱得想死,求主成全呢?又或是與世人一般迷失在追逐金錢遊戲當中把聚會、讀經、禱告?在腦後呢?於是照主耶穌的意思管教我呢?或者是夫妻倆一直沒有同心禱告,像摩西一樣,若禱告的手放下時以色列人就會遭亞瑪力人攻擊而戰敗,亞倫將之舉起時,又戰勝呢?又或是要我禁止舌頭,不要對人口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呢?還是如經上所說我們受患難原是命定的呢?

第一次開刀及往後六次的化療及40次的電療因著教會同靈的代禱,總算熬過長達半年的皮肉之苦,可是換來的卻是出人意外的平安,首先是晚上及假日不需要再職班到九點半,可以好好的聚會、守安息日及有較多的時間跟家人共處,其次是理賠的保險金除了用來調養身體之外還可還清多年累積下來的許多債務及奉獻和順教會建堂經費,如同經上說的「不要憂慮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所以不要為明天憂慮,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馬太六31)

再其次是醫院內的同仁及主內或內外的朋友提供許多養生資訊及保健的小秘訣,讓我獲益非淺,使我在做治療期間,減輕許多副作用,還有體力勉強繼續上班,下班之後做家務事,督促孩子的學業等,如經上所言「這些人幫助大衛攻擊群賊,他們都是大能的勇士,那時天天有人來幫助大衛,以致成了大軍,如神的軍一樣。」(歷代志上十二21)感謝神安排這些人,在我靈愁苦,心苦惱,向主吐露哀情時,適時出現,提供許多訊息,只是沒有照單全收,因為「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哥前書二5),「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腓立三7~8)來婉拒往後如潮水般的許多另類療法及食品。

神的管教

當所有治療都結束後,以為可以高枕無憂,又開始過著晚睡早起,衝衝衝的步調,也沒有請長假在家好好靜養,尤其是離治療後四個月,父親因跌倒,頭部外傷,經過教會同靈代禱,命是撿回來,卻成了失智失能,長期臥床的老人,這段期間奔走大大小小事務,疲累到自己癌細胞轉移到胸腔內淋巴及右邊腋下淋巴都混然不知,經過再次的化療,還是無法縮小癌細胞,反而愈來愈大,愈來愈多,只好再第二次動手術,再次請各教會同靈代禱,總算再次控制病情。第二次的化療藥物與第一次不同,副作用讓人痛不欲生,就像約伯那樣的生不如死,「我厭煩我的性命」「現在我心極其悲傷,困苦的日子將我抓住。夜間我裏面的骨頭刺我,疼痛不止,好像齦我。」(約伯記十1)(約伯記三十16),所以第二次開完刀後,醫生要我再繼續第三階段療程,抵死不從,只好改用口服。經過兩次的開刀、十二次的化療後,以為又可以像正常人一樣作習,下班後家事忙完,還是捨不得早一點睡,看完韓劇、政論性節目、孩子功課,及晚禱後,已經是十二點多了,尤其是情緒偶而還是會起伏不定,結果最近一次檢查,又發現有轉移右側肌肉層內的淋巴,醫生搖頭,我垂頭喪氣,哭喪著臉問主耶穌難道彼得三次不認主,我也要再經歷第三次的苦杯麼? 「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約伯四十二2),主的旨意是要我,憑著信心,完全倚靠神,不要像海中的波浪,被風吹動翻騰,疑惑嗎?為什麼主耶穌還沒有像祂在世時親自醫治那些瞎眼、啞吧、瘸腿、痲瘋、癲癇、犯邪、死而復生,也能親自消滅我體內的癌細胞呢?或是讓它在體內使之和平相處,不要任意發作,還是要我再一次認清明白如李豐醫生所寫的一本書(如何對抗癌症)中提到「生病之後的體質,一定會比生病之前差。病後的人,如果照以往的方式消耗體力,體力是支持不了的。體力消耗過大,抵抗力祇好降低,這樣,當然容易生病。」如此要我確實充分休息,及好好運動呢?

第三次住院,感覺好像離死亡很接近,更不知如何面對所有主內及主外的親友,約伯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麼,你棄掉神,死了罷」(約伯記二9),如果拜偶像的母親知道又第三次轉移會不會有這種想法,要我棄掉神呢?所以在今年母親節的前夕得知再次轉移的事實時,只能保持緘默,自已默默承受一切的不安,也不知道要不要再次請同靈代禱,就在住院前的安息日,聽到紀雅各傳道勉勵的題目「凡事禱告」中讀到雅各書四章14~16節「你們中間有病了的呢,他就該請教會的長老來,他們可以奉主的名用油抹他,為他禱告。出於信心的祈禱,要救那病人,主必叫他起來,他若犯了罪,也必蒙赦免。所以你們要彼此認罪,互相代求,使你們可以得醫治。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所以還是再次請同靈代禱,才能順利開完第三次刀,住院其間反覆思索到底是那裏出問題?

  1. 飲食方面該注意的也都儘量注意。
  2. 運動方面是有待加強。
  3. 情緒方面控制得比以前好很多,不過還是要朝向平靜及喜樂的心努力。
  4. 睡眠方面也從1,2點提早為12點,許多人都說還是太晚,也許神要我再提前幾個小時。
  5. 工作方面也還能應付,之前親友雖然勸我請長假,但想到一人獨處,四下無人時,總會胡思亂想,天天以淚洗面,不像約伯,願意向朋友傾訴,而我只習慣性的在四下無人之處,向主嚎啕大哭,在祂面前吐露我的苦情,陳說我的患難,因為憂傷的靈,及痛悔的心神必不輕看。為了沖淡憂傷,於是回到工作崗位。
  6. 至於下班後忙家務,總覺得還能勝任。難道得犧牲看電視的時間,多點時間加強與主親近的長度與深度及充份休息嗎?

真希望這只是一場夢,醒來之後,發現這不是真的,可是檢查報告已經證實一切,轉來轉去都轉移在淋巴,癌胞細總是跟我的淋巴過不去,淋巴分布全身多數,無法全數拿掉,只能靠化療或電療,我對化療藥物又有抗藥性,口服的也沒效,看來真的只有跪的才有用,主耶穌要我大徹大悟,包括家人,全心全意靠神的大能,不管還有沒有下一次,我們的肉體是神所創造,神也一定能醫治,並且「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盼望不至於羞恥,因為所賜給我們的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裏」( 羅馬五章3)。雖然不希望在下一次的檢查時,又是壞消息,平復的心情又再次起漣漪,面臨一次又一次的震撼試探,但保羅說神必不叫我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我們開一條出路,叫我們能忍受得住。

屬靈的更新

以前禱告的內容及對象,都只是一家四口,如今名單增加到親朋及主內弟兄姊妹,因為「約伯為他的朋友祈禱,耶和華就使約伯從苦境轉回,並且耶和華賜給他的,比他從前所有的加倍」,(約伯四十二10),在生病之前,每天忙進忙出,沒有按時禱告、讀經,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雖然常常在心裡與神對話,但就是沒有靜下心來與主深入靈交,再再復發之後,深刻體會到唯有從那上頭來的力量,才能渡過一切苦難及管教,「神所懲治的人是有福的,所以你不可輕看能者的管教」(約伯五章17)。感謝神,藉著病痛,管教我,要我重新學習及調整與神與人之間的關係,如此也算是因禍得福罷。另一方面如詩篇所言「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所以今後要把聚會講道時所引用的章節,印成大字報,張貼在家中,每天反覆背誦,謹記在心。

「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馬太四4),主耶穌也要我們常想起祂所說的一切話(約翰十四26),之前太專注營養的療法,以為吃下所有抗癌的食物,就萬事OK,怎知還是一再復發,如今讓我重新思考,也要把神的話列入抗癌食物之一,想想以前以色列人出埃及在曠野40年,神只賜下鵪鶉及嗎哪,就解決民生問題,而現代人卻要發明這麼多形形色色的食品,生出許多文明病呢?想通這點,心情頓時喜樂起來,再翻開詩篇許多大衛讚美、求告神的每一句話,字字令人忘卻肉體及心靈的痛楚,神的話語比金子可羨慕,且比蜂房下滴的蜜甘甜,句句都是煉淨的。又當效法耶利米一樣「耶和華萬軍之神阿,我得著你的言語,就當食物吃了,你的言語,是我心中的歡喜快樂」。主耶穌在世時也告誡門徒不要為那必壞的食物勞力,要為那存到永生的食物勞力,所以今後我必不再為抗癌的林林總總發明所迷惑,當靠神口裏所出的一切話,並以艱難當餅,以困苦當水,又要將一切的憂慮卸給神,因祂顧念我們。更要謹守、儆醒所行所言,因為我們的仇敵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游行,尋找可吞吃的人。

每當我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時,甚至是有許多的岔路時,總是先想到用人的方法試看看,在走投無路時,才想到求神開路,如果一開始求告主,就不會繞一大圈冤枉路,在我所剩的有生之日裏,無論何事,要如約翰福音十四章16節所言「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他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裏來。」

神之恩澤

在罹患癌症之前,因神的眷顧,也讓我過了十幾年平順的生活,有著穩定的工作,即民國76年回台南,禁食禱告求得成大工作,雖然衣食無缺,但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小孩的離家出走及婚姻中的許許多多不協調、暴力相向,主管的刁難、投資失利,在在讓我終日怨神尤人,神於是收回平順的日子,這三年讓我肉體被受煎熬,這才明白「耶和華我的神阿,你所行的奇事,並你向我們所懷的意念甚多,不能向你陳明,若要陳明,其事不可勝數」(詩四十5),如果不是全能、慈愛的主及同靈的代禱,孩子如何能平平安安的被找回來,不會成為失蹤兒童,如果不是神的公義及憐恤,如何能在生病的歲月當中,換上新主管,不再百般為難,可以好好靜養呢?如果不是神用病痛管教,我的婚姻可能像時下一般人一樣以離婚收場,如果不是主的看顧,如何能避免掉多次財物的損失(如掉錢包失而復得,數次機車鑰匙沒取下,竟沒有失竊,及被詐騙等),及避開意外事故的發生,主我的神阿,我要一心稱讚你、仰望你、敬拜你,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我,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抹我的過犯。

主耶穌曾醫治一位得病三十八年的人,想想那些在四福音書中被主醫好的人,已經經歷了一段長時間折磨,遇到主耶穌,才得醫治,相較之下,我這三年還不及這些人的十分之一,也許神要我效法保羅,「有一根刺加在我肉體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擊我,免得我過於自高。為這事,我三次求過主,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為基督的緣故,就以軟弱、凌辱、急難、逼迫、困苦,為可喜樂的,因我甚麼時候軟弱,甚麼時候就剛強了。」(哥後十二7~10)。

主已經勝了世界

我不知道明天如何,也不知道往後還有多少病痛及治療,但我知道耶和華靠近傷心的人,拯救靈性痛悔的人,也知道主必聽我的禱告,留心聽我的呼求,我流淚求主,主不會靜默無聲,也知道我不是獨自一人,因為有父與我同在,更知道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裏,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未來在世上不知道還有多少苦難,但可以放心的是主已經勝了世界,主也會幫我們勝過世上一切患難,凡仰望他的,便有光榮,必不蒙羞,只要時時稱頌耶和華,讚美祂的話常在口中,還有,我的心哪,要讚美耶和華,我一生要讚美耶和華,我還活的時候,要歌頌我的神,高舉祂的名,盼望祂的慈愛,因祂的慈愛永遠長存,因祂側耳聽我懇求的聲音,因我坐下來,我起來,神都曉得,神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神都細察,也深知我一切所行的。最後願平安歸於所有曾經為我代禱的同靈們,也願主所賜的平安,不像世人所賜的,叫我心不憂愁,也不膽怯,阿門!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