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19.藍美玉姊妹

藍美玉姊妹相片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我是我家第三代信徒,從我爺爺到我小孩,全歸屬真耶穌教會,台中縣和平鄉的山上是我的老家,雙崎是我原屬教會。

早期駐牧在裡冷教會的陳阿順傳道將真道傳到村落時,適逢日據時代,日軍嚴禁村民集會鬧事,以致聚會極不方便,更別說傳福音了,但是福音的種子仍然散播開來,信徒信心堅定,常趁著晚上天黑時,或沒有燈光的晚上,相約在果園聚會、禱告,為了聽聖經的道理。我父親是其中之一。

聽父親說:有一次他要到竹林、達觀村去傳福音時,半路上被日軍知道了,將聖經沒收並用石頭砸他,等他醒過來時,已不知過多久了,但他並不氣餒,因他深信所信的是創造宇宙萬物,自有永有,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獨一真神,他持守到底,一直到日軍走了,信仰獲得自由,終於大家商量蓋會堂,在這當中,有信徒夢到神告訴他,不可將教會建在某地,因是地震帶,果不其然,921地震之後,教會安然無恙,當初大家的順從是神的祝福,神旨意成全。

家裡的人口眾多,我的兄弟姊妹有七人,雖然清苦,營養大致不良,但感謝主,在神的保守之下,都平安的活了下來。

現在見證我的二姐,她今年53歲,屬台北中和教會,在她13歲那年的一個星期六早上,依照慣例要到教會參加安息日聚會,因時間還早就先到山上去採野果,沒料到被青竹絲毒蛇咬到,當場血管浮出,手變色,嚇壞所有在場的人,因青竹絲的毒液是劇毒,被咬到的不死即廢,感謝主!在村民沒有就醫觀念,也不方便就醫的情況下,靠著大伯一些治毒蛇的草藥包紮與信徒不斷的迫切禱告,二姊奇蹟似的痊癒了。

二姊的信心與愛心一直關愛著我,在我離開家鄉遠離教會、生活面臨絕境、先生事業諸事不順,幾乎把神忘得一乾二淨的同時,二姐不斷開導我,告訴我「惟主所靠,祂是妳的山寨,是妳的力量,是妳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難道妳忘了嗎?妳從小所信的!」難道我忘了嗎?眼淚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我這個迷途的羊,神還接受我嗎?神是愛我的,藉著黃衡志傳道的話:「信仰是你跟神的關係,不要在意別人對妳的評論,只管遵行聖經道理努力靈修,做成得救的功夫,神是慈愛的,懊悔的心祂必不輕看」。

感謝主!我開始懂得跪下來禱告主求主赦免,這種感覺真有說不出來的喜悅!在這同時,也深深體會到神的恩典就這樣照顧著我:懷靜85年、懷恩87年出生,在生產之後,我因體質的關係,胎盤未能出來,失血相當嚴重,當時心中無懼,相信神必看顧,感謝主!如聖經所言,在信的人凡事都能,雖在半昏迷當中,仍聽到二姐一直在鼓勵我幫我禱告,神的憐憫, 賜給我一對可愛的兒女,現在他們每逢感冒生病都會說:「快跪下來禱告主。」單純的信心是無窮的力量,我們往往就這樣不藥而癒。現在他們也很喜歡到教會來聚會。

接著見證我的母親:她享年74歲,於92年9月11日蒙召。921地震時娘家的房子全倒,她睡在帳棚將近四個月,禁不起惡劣的環境,加上本來身體就不好,所以時常進出醫院,我們可以諒解人的軟弱,使她時常口說怨天尤人的話,後來我和二姐時常回家看望她或打電話問候她,大部份都是談論神的話語---世上只是暫住的,肉體是會毀壞的,比較重要的是我們的靈魂將來要到哪裡去?感謝主!母親有了很大的轉變。92年4月母親病重住進台中榮總,經過三次急救之後,住進加護病房,醫生每當我們去探望她時都多給一個小時,而我會在母親的耳邊告訴她一起禱告,也一直唱詩歌給她聽,告訴她不要害怕一切交給神,當我說這些話時,母親會由掙扎(因插管,手腳又被綁)而變成安靜,感謝主!SARS期間醫生建議我們轉住安養中心,想不到只過了快二個星期,大哥說先帶母親回家再做打算,就在這個時候母親奇蹟似的整個人都好了起來,也在這段時間,母親的信心大增,早晚都要去教會做禮拜,並在教會舉辦的訪問旅遊當中去到台中、屏東各教會去訪問,一切的行程都很平安!

在母親即將離世的這半年來,讓我體會相當的多,母親是堅強的,是偉大的,她樹立了好模範給我,是我的教師我的良母。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真神,阿們!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