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27.陳美秀姊妹─奇異恩典!主恩夠我用

陳美秀姊妹相片

我是陳美秀,出生於1965年,1991年10月27日接受洗禮,屬於真耶穌教會開元教會。 以下要見證我19年來蒙受主恩的經過。 這19年來是段不算短的歲月,而我總在回首之際才深刻體會到主恩更多。

我病了

我自1986年因哥哥的緣故間接認識真耶穌教會。當時的我正處於人生最黑暗期,因為我病了。懷孕生子本該是值得歡欣的,誰知在懷孕5個月時出現高血壓及蛋白尿,經醫生診斷結果,我居然得了妊娠毒血症,也就是一般人所說的子癲。還沉醉在孕育新生命喜悅中的我,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殘酷的事實。醫生希望我能將孩子引產,待身體狀況恢復健康再行受孕,但是我捨不得,我無法活生生的剝奪孩子的生存權,更捨不得這日夜與我有著共同呼吸的新生命,於是我不顧醫生反對執意將孩子生下,不計一切後果。這個決定開始我生命中的苦難。

懷孕期間我還沒有踏進教會的恩典門,對未來是一點盼望都沒有,成天過著心驚膽跳的日子,睡也睡不好,怕孩子不健全、害怕死亡,回想那段沒有依靠盼望的日子,真的是欲哭無淚。隨著血壓增高、水腫嚴重,連孩子的心跳都減弱了,那時無助的我只能終日以淚洗臉。我甚至開始懷疑是否真的有『平安』的存在。終究還是無法把孩子保到足月,於是在嬰兒7個月大時剖腹生產,生產前夕我與外子慶忠「求天求地」,只希望一切能順利圓滿。我們卻忽略了全能的救主耶穌。

生產後身體狀況每下愈況,體重一度掉到瘦骨嶙峋的38公斤,眼見其他產婦抱著新生兒歡天喜地的出院回家,而我卻還留在醫院觀察,身體日異虛弱,根本無法下床。眼見端午節即將來臨,我詢問醫生是否可以出院了?醫生連忙拿出『自動離院切結書』要我簽名蓋章,歸心似箭的我一聽可以回家,馬上就簽了名,深怕慢一步醫生又要反悔了。繳清醫藥費後,到育嬰房抱著襁褓中的幼兒急於回家共享天倫之樂。臨出醫院時,醫生匆忙趕來叮囑我回家後務必找內科醫師繼續診療。

出院的隔天,在外子的陪同下到頗有名的韓內科就診。在候診時因身體虛弱差點暈厥,等到醫生看診時,人已幾乎快虛脫了,醫生臉色凝重的翻我眼皮、聽我心跳,繼之一連串的抽血、驗尿、血壓報告成了一張張催魂的數據,醫生吩咐護士馬上幫我辦理「住院」。我慌得直辯說昨天才剛自奇美醫院出院,今天只是例行回診,不說還好,一說醫生就生氣的罵:「為了生個孩子,妳把五臟內腑全搞壞了,現在全身血液不到正常人一半,不住院難道妳不要命了?」聽得我眼淚直掉,怎麼會是這樣子呢?我才剛當媽媽,我的生命正要開始起飛的時刻,為什麼會有這般的結果?

就這樣我被送進『加護病房』緊急輸血,因肺部嚴重積水讓我無法平躺下來,只是不斷的咳嗽著,咳到後來彷彿用盡身心最後一口氣地咳出血絲。入夜後的『加護病房』彷若人間煉獄,哀號呻吟聲劃破寂靜深夜,讓我備感驚心,我卻連逃開的力氣都沒有,怨天尤人獨自心傷落淚直到天明。當外子到醫院探望我時,我一味哭著吵著要回家,他熬不過我的請求便去找主治醫師商量是否可以讓我出院,沒有想到卻為我帶來了「晴天霹靂」的答案『妳要有心理準備,最好接受洗腎的治療,目前台南醫院口碑不錯,我們可以幫妳辦理轉院 ...』。我只覺得耳朵嗡嗡做響,我不敢相信我所聽到的無情宣判,我望著外子,企圖從他眼中得到答案,當我眼見他淚水落下剎那,我整個人都癱軟了,「為什麼?為什麼會是我?為什麼不讓我死在產檯上?為什麼要我去接受這麼殘忍的折磨?」我聲嘶力竭的哭叫著,我真的無力承受如此殘酷的事實。

外子緊握我的手說:「我們再去找別的醫生,更高明的醫院,一定有人可以救妳。」不死心的我們跑到高雄長庚,得到的答案更是另人心碎:『今天不洗明天還是要洗啊!』至此我的路似乎已經走到了盡頭,對於明天我真的不敢有所奢望。但是主的慈愛總是有著令人意料外的『盼望』。

我們去找更高明的醫生

在我路已經走到盡頭一籌莫展之際,主撿選了我,讓我深刻體會到『人的盡頭就是神的起頭』。在陸軍804醫院我接受了洗腎的治療,在「心灰意冷」的心情下無意間踏進主的『恩典門』。當時任職洗腎室護士的教官不斷跟我傳福音,當時我與外子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進入教會。沒有想到主恩更多,在往後病塌上的日子裡,祂給予我無比的信心與盼望,讓我有能力去面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困境。

之後我陸續在台南醫院及林口長庚接受治療,身心飽受折磨難免心生軟弱,但神透過不同的人、事、物來讓我明白祂始終與我同在。在林口長庚時,病危通知一張張開出,連外子都想放棄,神讓媽媽看到異象:「主耶穌身穿白袍頭帶金冠親自救我。」當媽媽將此事告訴當時尚是無神論的外子時,他覺得媽媽是在安慰他才會說出這麼荒謬的事情,倒也沒將此事放在心上。但是奇蹟真的出現了,我的病情逐漸穩定下來。

此時正逢林口長庚醫院真耶穌教會正在舉行小型佈道會,在醫院做聖工的黃珍雲姐妹邀請我前往聚會,我猶豫的看著正在一旁唸佛經的婆婆,深怕她阻止我前往。感謝主在此時感動了我的婆婆,讓婆婆心甘情願的用輪椅帶著我去參加聚會。黃珍雲姐妹始終陪同在一旁,她拿了一本聖經與讚美詩給我,並親切的教我與婆婆如何禱告,我笨拙的翻閱陌生的經節,記得那天結束時她們唱的讚美詩是263首的『耶穌恩友』。我不會唱,只能拿著讚美詩跟著哼,但是當唱到「救主耶穌是我恩友,負我罪孽擔我憂,何等奇妙我主恩寵,能將萬事向祂求!多少平安我們坐失?多少眼淚冤枉流?都是未將萬事提到耶穌座前求。我們或有試探、引誘、或有難過苦關頭,決不當因此灰心,仍當到主座前求...」時,我的淚水卻不可抑止的直往下掉,唱著唱著,字字句句敲動內心最深處的痛,彷彿正在為我訴說「心中說不出的苦楚」,剎時,我彷若在人生的汪洋大海中,尋找到可以賴以為生的浮木,於是我不再消極的度過,我告訴自己我要勇敢的活下去。我跟黃珍雲姐妹要了一本讚美詩,在病榻期間陪伴著我,也給我信心與力量。

當腎臟切片報告出來時,我的腎臟已經呈現纖維化了,把原先推斷的「急性腎衰竭」轉化為「慢性腎臟病」,醫院方面則積極準備為我做手部廔管的手術,也意味著今後的我必須終生依賴洗腎機器來存活。然而此時的我卻已經能夠坦然的接受命運如此的安排,不再怨天尤人,不再消極度日,我將所有病痛當成人生成長課題。我告訴自己:「神沒有應允天空常藍,明天依然值得盼望」。

當醫生告知我可以出院回家時,外子興沖沖的租車北上想親自接我回家,未料他卻在高速公路三義路段出了車禍,還是場連環大車禍,租來的車子前後車身幾乎全毀,整輛車被撞摔到外側的護欄上,感謝主恩格外看顧、保守,讓他身上僅有額頭略微擦傷,其他並無大礙。 (當時外子不過才去過兩次教會,主卻慈愛的看顧保守他,直到14年後他受洗後回想起來,才明白原來主的慈愛一直與我們同在) 。

在醫院歷盡滄桑的我回到台南家中時,又黑又瘦體重只剩下35公斤,一付弱不禁風的模樣,想重回職場又談何容易?這時我所任職的公司也要求我自動離職。但是,一旦失去工作我也將同時失去勞保資格,真不敢想像沒有勞保後的我該如何面對高昂的洗腎費用?洗腎一次要花上5000元台幣,而我一星期必須洗腎三次就必須花費15000元台幣。當時外子才剛進入保全公司擔任技術員,一個月薪資也不過才11000元,就算全家不吃不喝也付不起我一星期的洗腎費用;人生路似乎又陷入絕境,但「神為愛祂的人所豫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透過教會王秀花姐妹的安排幫忙,讓我在其兄長的瓦斯店擔任總機的工作,勞保問題迎刃而解,感謝主奇異恩典!王秀花姐妹不但安排我工作,更為我添購嬰兒床及電鍋廚具,讓我能一邊帶孩子一邊工作。若非主奇妙的恩賜,我如何能有此般幸運的際遇?聖經上明白告訴我們:「你要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起來」(提後二:11), 「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來二:18),「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10:13),「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12:9)。

從來不敢想像自己還能重新活躍於職場上,所擔任的工作還是從不曾嘗試過的外勤的業務工作。「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4:13) 主耶穌的奇異恩典再次在我身上顯現出奇蹟,我在1988年進入保全公司服務,前前後後12年的時間讓我這猶如殘燭的身軀還有能力工作,感謝主的額外施恩。

試煉並沒有因此而終止

當我正當意氣風發之際,「癲癇」發作,來得讓人措手不及,前後只有短短三分鐘卻讓外子與女兒幾乎嚇壞了,外子連忙將我送至醫院掛急診緊急洗腎。在洗腎過程中再度發作,全身抽筋一度因此休克而停止呼吸,醫生又開出了令人膽戰心驚的病危通知書,蒙主垂憐我終於有驚無險的甦醒過來,此後癲癇就如同一顆不定時炸彈,不知會在何時、不知會在何地發生?一旦發作,又會發生什麼事?我連想都不敢想,只知道自己身上莫名其妙的淤青日益增加了,對於是否發作過卻是一點印象都沒有,直到有天外子發現我的右眼「眼球有血塊」(癲癇發作時撞傷),連忙把我轉送成大醫院做腦神經的檢查,陸續又做了「腦電圖」、「核磁共振」。於是我成了神精科的常客,我吃著抗癲癇的藥,別人異樣的眼光讓我越來越喪氣,但是心中有著一股力量一直支持著我,「在哪裡軟弱必在哪裡堅強」、「站起來才是生命的開始」會堂傳道曾經如此告訴我。

有時候覺得自己總被命運給玩弄著,就在結婚快十週年時,左手賴以為生洗腎用的廔管壞死,必須開刀重新開條新的廔管,為了預防萬一,所以兩隻手各開一條,結果右手因支流過多無法用來洗腎。在廔管尚未完成時,每次洗腎因血流不足總是因此要多挨上好幾針,每次都痛得淚水直掉。我總是默默向主祈求禱告:「神啊!我不敢要求你讓我免除受此苦難,但請求你賜給我勇氣跟力量去面對,祈求你與我同在,讓我清楚明白我不是自己一個人在孤軍奮鬥。」感謝主垂聽我的禱告,讓我深刻體會到聖經上所說:「我雖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詩二十三:4)。

剛開始家中只有我一人獨自到教會慕道,因為外子當時尚未信主。每逢拜拜時婆婆總是會準備好多牲禮要祭祀,有回婆婆要求我在家中祭拜地基主,蒙主看顧保守,那天讓我腹痛如絞,無法下床準備祭拜的事,婆婆只好自己下廚準備。神恩實在浩大,在這場拜拜結束後我肚子痛不藥而癒。婆婆也常常堅持我們回家時要上四樓去跟祖先的神主牌跪拜祈求保佑,後來因為外子也因信受洗了,我們更清楚明白此事不是神所喜悅的,但面對婆婆的堅持,常常讓我們視回公婆家為畏途,但是又不能不回家,於是我與外子取得共識,要回公婆家前先禱告求主看顧保守,而事也就這麼成了,婆婆就好像完全忘記這件事一般,讓我們終能保守我們的信仰。「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詩一百四十五:3)

因為長期的洗腎治療,日子一久併發症慢慢一一顯露出來,剛開始只是覺得身體日益虛弱、疲勞、抑鬱,甚至肌肉痠痛,本來以為只是一時的身體疲憊所引起,沒想到情況卻愈來愈嚴重,不但食慾減低、更是時有嘔心、嘔吐的狀況,腦筋常常陷入無法思考、記憶力快速的減退、心情常莫名其妙的跌入低潮、甚至有了想死的念頭,尤其當全身肌肉痠痛時那種無力感,常常令我欲走上絕路‧求死的意念更是強烈。我發現除了禱告求主垂憐外,我什麼事都無法做。感謝主,在這段期間教會都一直幫忙我代禱。經過抽血檢查後才發現血鈣上升合併副甲狀腺賀爾蒙濃度過高,為了更進一步的了解病情,陸續在成大醫院做了「骨骼密度」檢查、並做了全身的「電腦斷層」及腦部與手部的「X光檢查」,檢查報告出來顯示我的骨骼正快速流失鈣質,手指頭的骨骼已經開始變型,腦部頭骨則有骨質疏鬆的現象,檢查報告出來終於證明了我確實得了「副甲狀腺機能亢進」唯一的治療方式就是「開刀摘除」副甲狀腺。

我因害怕而一味的選擇逃避,但是神總是在我軟弱之際,透過傳道的講道或聖經的經節讓我明白「祂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來二:18),「不要怕,只要信。」(可五:36) 於是我在1997年5月20日接受開刀治療,在教會姐妹弟兄的幫忙代禱下,我又有驚無險的度過難關。雖然因為開刀導致聲音受損,然而主愛更多,在往後多年的苦難中給予我更多更大的恩賜。

1999年長癤,因聽信郎中的誤診貼狗皮膏藥,結果不但沒有好轉,反而引發「蜂窩性組織炎」,高燒到40度,渾身忽冷忽熱的求救無門,當時外子正好調職台北,女兒又上學,我只是難過的在床上掙扎,暗暗祈求「主啊!求你救我」隨即陷入半昏迷之中,朦朧之中看到突然來訪的公婆。感謝主!祂再次顯現大權能。據公婆說:「總覺得我好像會出事似的,所以專程前來探望。」如果不是主格外施恩典,我可能因此而轉化為「敗血症」。經公婆叫來救護車送到離家較近的榮民醫院急診,打了退燒針後,屁股上的癤子持續惡化,隔天已經腫成兩顆約10公分大的膿包,醫生說要進開刀房處理並清瘡,那天正巧是颱風天,外子特別從台北趕回醫院看我,沒想到當夜傷口惡化為「敗血症」,發高燒一夜囈語,我眼睛看到往生多年的父親要來帶我走,我急促的催外子快幫我更衣,我看到白色的牆壁上不斷的湧出東西,我一直吵著要更衣,外子連忙按急救鈴叫來醫生,當時我也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道,竟跟醫生護士拉扯著,結果醫生幫我打了麻醉藥,折騰了一夜,隔天風雨已過,蒙神恩看顧保守,我再度由死裡逃生。

2000年我又因子宮肌瘤而開刀切除子宮,進開刀房前嘉冠傳道與教官到醫院幫我代禱。感謝主!外子終於在此次禱告中大受感動,進而進教會慕道,更是用心研讀聖經。記得那次臨進開刀房時,外子問:「又要進開刀房了,妳怕不怕?」我大聲說不怕,當時只是覺得身上有一股可以依靠的力量,卻始終未曾進一步追究力量來源,多年後在教會與姐妹們分享見證時,才深刻明白「主耶穌就是我一直的依靠的力量」。主愛始終不曾遠離,祂與我同病同受苦難折磨,並適時在我軟弱時給予我安慰。

子宮切除後,因為傷口未處理妥當而造成血崩,四進四出成大醫院,醫生只要血止住了就以沒有病床而要求我出院,直到第五次我才想到親愛的救主,我相信除祂之外再也無人可救我。當下體再次血流如泉湧時,我將自己全心交託給主耶穌,並打電話到教會及給我所認識的弟兄姐妹們要求他們幫忙我禱告。那一夜似乎漫長無盡頭,血流量超出前四次,護士幫我穿上成人紙尿褲,血止不住似的一直流,我右手一邊輸血,下體卻不斷的出血,一個小時換了三次紙尿褲,急診室由一兩個護士增加到四、五個護士,他們議論紛紛不知所措,而我始終很平靜,甚至一點也不害怕,我知道我信的是誰,我知道祂必看顧保守。在外子堅持要求下我再度進開刀房重新縫合傷口,感謝主施恩,血止住了。「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再次得到印證。「因耶和華為大,當受極大讚美。祂在萬神之上,當受敬畏。」(代上十六:25)
當子宮的病理報告出來時,醫生宣布我得了「子宮內膜癌」。軟弱的我淚如雨下,但是想起傳道曾經說:「平靜安穩;耐心等候」,我知道我不能因此而怯步,站起來才是生命的開始,「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八:37),因此我憑藉著信心,主醫治了我。三年後我再度回醫院檢查,居然癌細胞全都不見了。而我也能重新回到職場,感謝主!「我的恩典彀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軟弱上顯得完全」主是如此告訴我們的(林後十二:9)。

全家歸入主家

蒙主恩看顧垂憐,外子與女兒分別在2000年及2001年10月受洗歸入主內。這些年來神恩浩瀚實非筆墨所能形容的,短短兩三年家裡屢受試探,外子失業、意外傷害、經濟困難、憑藉信心禱告讓我們全家能安然度過,外子常常告訴我要常上教會多做聖工,主必保守看顧。今天我洗腎已經跨進第十九個年頭,若非主的慈愛憐憫,我豈能安然度日呢?主的奇異恩典賜與我們平安,祂的慈愛豈是我所能數算的呢?我相信只有藉著禱告祈求主的引領,遵照聖經道理走,主必在前方為我們開路,引領我們直達天家。

願將所有榮耀讚美歸救主耶穌!哈利路亞!阿門!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