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29.顏謝秀雲姊妹 絕處逢生

顏謝秀雲姊妹相片

顏瑞華 撰文

去年教會的宗教教育週有一項活動是「信仰尋根之旅」,身為開元教會元老信徒之一的我,也成為被採訪的對象。我覺得這個活動相當有意義,因此想藉開元教會出版「成立三十週年紀念專刊」之便,將我家信主的歷程、蒙恩的經過記述下來,以此來感念主恩、榮耀主名,並希望子孫們在了解自己信仰的起源後,能更加珍惜主的揀選,終生事主不渝。

神揀選了我

記得民國45年春天因大女兒(瑞華)斷奶後不能適應,無法吃、睡,還持續腹瀉,日夜哭鬧,以致日漸消瘦,我母親就去求告神明。神明說這孩子的祖先若非積了極多的陰德,就算有再好的風水也無法蔭庇她。我母親一聽,極為生氣,她想:不過是一個小女孩,有這麼尊貴嗎?於是我母親就沒好氣的對我說:「妳們母女去信耶穌好了,因為神明都認為孩子沒救了。」我一聽,心裡很高興,因為我害怕看到偶像,也不喜歡拜拜,但是要去哪裡信耶穌呢?我想起婚前在台南高等法院附近上班,每天都必須經過一間教會(即今台南教會),教會前有一條大排水溝,進出教會必須經過水溝上的一座木橋。於是我在4月26日那天用嬰兒車推著女兒到了木橋旁,看見橋邊插著「安息日」的旗子,原來當天是安息日,但是女兒一直大聲哭鬧,會堂裡有一位弟兄(魏長老)看到我們母女,就走過木橋來,得知我想信耶穌,就奉基督耶穌的聖名為女兒趕鬼,女兒才止住哭鬧。進了會堂,奇妙的是原本不肯進食的女兒,當天不但吃了教會的愛餐,而且沒有再腹瀉,真是感謝神!從此,我每天晚上都推著女兒去慕道,我向神祈求:「女兒若蒙醫治,我和孩子必一生一世永不離開神。」結果女兒的病就漸漸的不藥而癒了。女兒病癒之後親戚們都勸我:「孩子的病好了就可以了,別真的去信耶穌,信耶穌是背祖的行為。」但是我仍堅守我對神的承諾,雖然其間魔鬼的攻擊不斷,丈夫也不肯認同,我們就在次女(瑞芬)出生滿五十天時,接受馬利亞執事的勉勵,瞞著丈夫,母女三人於民國46年秋季靈恩會時受洗歸入主的名下。

信主受逼迫

受洗之事被丈夫知道後,受到的迫害就更大了,不但聖經、讚美詩被藏匿,連經濟來源都被斷絕了,再生了二個兒子後,我和孩子五人就靠著做家庭代工、養鳥來維持生計,生活雖艱苦,但主恩夠我用。唯一讓我掛念的是二個兒子在丈夫嚴格的監控下一直未能受洗,幸好神的保守,他們都能持守信仰,耐心等候。民國64年長子(嘉冠)在丈夫誓言若受洗必打死他的情況下,藉著神的保守與教會同靈的代禱,終於受洗重生。這期間長子受到丈夫極大的迫害,記得當時長子還是國中生,但是丈夫看他每天在書房裡,看的不是教科書而是聖經,就罵他:「你只知道讀聖經、上教會,乾脆以後吃、住都去依靠教會,看你光讀聖經能不能得到溫飽?」當時我一聽,心想這豈不是傳道人的寫照嗎?於是向神說:「主啊!你若不嫌棄,我願將他獻為活祭。」民國86年長子因為主愛的激勵(做異夢,聽見主的應許。),還有傳道、長執、負責人的勉勵,毅然決然的放下正值巔峰的事業、病中的妻子與幼小的子女,去報考神學院,感謝主的揀選與保守,現在他正擔任台南和永康教會的牧養工作,想不到丈夫的話竟然一語成讖,這是多麼奇妙的恩典啊!長媳(惠珠)雖然仍在病痛中,但是主的眷顧以及來自主內同靈的關愛代禱與實際的協助,讓我們感恩不已;主更常藉異夢堅立長子的信心,真是主恩夠用!次子(嘉鴻)也在民國69年與我母親一同歸入主的名下。更值得一提的是始終逼迫我們信仰的丈夫,也在我為他代禱三十六年後(民國八十一年十一月)悔改認罪,接受大水洗禮,至此全家終於能共享主恩。

回首信主五十年來,雖然一路坎坷,但我深深感覺到神一直牽我手,伴我走,讓我永不孤單,現在看著兒女、媳婦、孫子、孫女個個都能認真聚會,堅守主道、協助聖工,真是感恩不盡,最後願一切榮耀歸與天上真神!阿們!

後記:母親一直是我們家信仰的最大支柱,我們一家人若能在奔跑天路的途中不致跌倒,除了要感謝神的憐憫與保守外,更要感謝母親那雙代禱的手。家人若有苦難,母親知道後一定立刻聯絡所有家人一起代禱;童年時,母親在睡前以悟性禱告帶領四個子女晚禱的溫馨畫面猶歷歷在目,她經常提醒我們無論環境如何,一定要緊緊的跟隨主,絕不可離棄神。但願顏家的眾子孫都能不負她的期望,生生世世永遠愛主、事主、保守在主的愛中。

回到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