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36.林慧貞姊妹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信主至今神的恩典述說不盡。從小出生在傳道者的家庭,全家有七個兄弟姊妹,加上祖母及父母親共十人,住在約20多坪的房子裡,生活仰賴父親當傳道的薪資度日,經濟上雖常有不足,但從未遭遇絕境,有一回正愁下一餐沒東西吃時,父親便帶回到外地協助靈恩會時信徒送的愛心,神乃是照祂豐富的恩典「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弗3:20),藉此恩典我漸漸培養出對神的信心。

小時候我不太會唸書,記得有一次靈恩會時,林從道長老勉勵我們要「立志為神努力讀書」,於是我明白唸書是為了神,從此神開啟我的智慧,成績便不斷進步。升高中、大學時的聯考,我發現自己未讀過的題目都沒有出,因此雖然程度比不上同學,考試結果卻比同學好,最後皆如願上第一志願的學校。

高中以前,能和父親相處的機會不多,幾個月才見父親一次面,上大學後,唸書的學校和父親駐牧的教會在同一縣市,因此相處的機會變多,父女的感情便在這四年當中培養。父親告訴我「人生規劃裡,信仰第一,健康第二,學業或事業第三;沒有神就什麼都沒有,有神就什麼都有。」這觀念一直影響著我,尤其在我以後自己成立小家庭後體會甚深,之後會再詳加敘述。

大學畢業後,我很順利的到學校教書,這份工作讓我能兼顧事業與家庭。因過去父親能管教我們這些子女的機會不多,使得哥哥和妹妹在年輕時曾一度成為”浪子”,感謝神,現在他們都熱心於教會事工,不過這也讓我立志要把自己的家庭顧好。

20歲時,透過教會長執介紹,與我先生開始交往,通信時,我們都有共識要能查驗神的旨意,交往四年後,藉著禱告明白是神的配合,便結婚了。婚後才是操練的開始,我們夫妻倆的個性、飲食習慣皆大相逕庭,但神安排我們互補,曾經歷多次的溝通甚至爭吵,事後總思考神藉此婚姻要我學習的是什麼。記得一次孩子回國,那時我和我先生處於冷戰狀態,一個睡三樓、一個睡二樓,孩子們想扮演和事佬,於是全家聚在一起開會,開會時我們夫妻各執己見,結束後二兒子說:「你們都在教會擔任聖工,在家卻這樣吵架,是不能榮耀神的。」語畢便回房禱告,大兒子也留了便條紙,上頭寫著:媽媽要回房睡,並藉著聖經提醒夫妻之道,於是我們夫妻便和好。感謝神!在我們軟弱時,藉著兒女提醒我們。

四個孩子中除了女兒是向神求來的,其餘三個兒子都是無意中懷孕而生下來的。但求來的女兒因由奶媽帶大,個性、習性常和我們背道而馳,尤其國中叛逆期時,我們之間常有衝突,這對我是很大的操練,我都將此放在禱告當中。38歲那年,發現自己又懷孕了,我們都感到難以接受,正當身心都受到煎熬時,有一回二兒子陪我從醫院產檢回來,說:「以前我們也不曉得會出國,若家裡又多了一個小孩,不論是男是女,以後我們四個若在國外的不同地方,你和爸可以當做環遊世界來看我們。」之後,我父親用(詩一廿七)來勉勵,讓我明白「兒女是神所賜的產業」,於是我們便接受這個事實。

生產時,因我是39歲的高齡產婦,孩子超過24小時仍生不出來,我要求先生去請醫生來開刀剖腹產,先生聽了之後,隨即跪下禱告,很奇妙地,腹中的胎兒立時像一顆球快滾出來般,於是我又急忙拉住禱告中的先生,請他代禱,求神先讓胎兒停住,因為醫生尚未到,深怕孩子掉在地上,結果看到頭的胎兒又暫時卡住。隔壁產房的醫生見我情況緊急,便主動先過來幫忙接生,我隨即不用任何力氣,順利平安產下一個可愛聰明的男孩,這過程真是奇妙,感謝主!

再述說我四個孩子在生活上的見證。大兒子小時候曾發高燒到抽筋的程度,當時很擔心他腦部會受創,感謝神!都沒有傷到腦。又有一回長水痘,醫生說這樣嚴重的情形實在少有,幾萬人當中才有一個。孩子會睡不著覺、胡言亂語,彷彿魔鬼作工般,就這麼接連幾天都睡不著,只好請醫生施打安眠藥,沒想到卻因藥劑過量導致精神恍惚,送到台北馬偕醫院後,醫生告訴我們:「幸好你們來了,否則孩子會沒救。」之後便為孩子灌腸,蒙神保守生命。有一年二兒子回國度假,參加教會活動去溪邊烤肉,教會一位負責人的三個孩子乘橡皮艇去玩,但水流很急,以致橡皮艇失去控制,不斷往下漂流,二兒子眼見沒有其他人注意到,一心想救人而跳下水,卻反被水流沖走,他事後描述當時腳很想踩定卻不斷滑倒,心裡很害怕而不斷默念「哈利路亞」,此時溪的對岸有一原住民同胞,見狀立刻跳下去將他救上岸,而那三個孩子則一直漂到下游才被救起,感謝神保守平安!此外,女兒約4、5歲時,一回站在車後面,我先生因不知情而倒車,壓到她的腳,卻安然無恙。神給予孩子們的恩典難以道盡,僅提出上述幾個見證與大家分享。

接下來要見證這七年來的移民之路。記得在八、九年前對多倫多還很陌生,只能透過教會一位姊妹回台灣時常述說多倫多教會及孩子學業的情形,隱約有一些概念,但因衡量經濟情況,以及夫妻在台灣工作穩定、不可能辭掉,認為讓孩子到多倫多唸書是不可能的。大兒子小學五年級時到美國玩,很嚮往國外讀書的方式,便要求要留下來當小留學生,我考量時機未到而將他帶回來。之後經過四年,孩子在台灣讀書都很順利愉快,高中聯考也考上第一志願,因此沒有出國的念頭。有一天,教會的陳弟兄來電告知,要和太太到多倫多定居,問我們是否願意讓孩子一塊過去,於是我們詢問大兒子和二兒子的意見,他們都不假思索的答應了,之後便開始著手準備孩子出國的事宜。但當時第一筆費用就花了加幣兩萬元,幾乎是我們所有的積蓄,陳弟兄建議辦「技術移民」,讓孩子學費可免,於是我們朝這方向進行,在我們擔心接下來孩子在國外唸書的錢會無力負擔之時,也是神為我們經濟鋪路的開始。之前我們住的是大廈公寓,覺得六人擠一間有點小,但原本只是想想,沒想到有天日本公司的人來詢問是否願意出租,當時價錢開得很高,於是我們用這筆租金的一半去租了大房子,剩下的一半便成額外的收入,而之後辦出國的手續都很順利。神的安排真是奇妙!讓我們有能力供養孩子的生活費,也因此產生很大的信心。

這段移民之路遭到公婆極大的反對,婆婆無法理解為何孩子在台灣唸書順利的情況下,才16歲就要送出國,也質疑我們的經濟如何負擔得起,又出於對我們的不捨,更是表明若往後遇到困難絕不支持。當時我們全家同心禱告:神啊!若這條路是你要我們走的,一切困難都不會存在;我婆婆則禱告求神讓我們移民之事不會成功。我先生實在左右為難,壓力很大,一天早上他接到婆婆的電話後,說了一句「反正都已經送件了,若要面談,我絕對不去。」便出門了。我將孩子叫來,對他們解釋這是因父親背負壓力才這麼說。於是孩子寫信給爸爸,內容如下:在移民的事上,我們都在禱告察看神的旨意,為何您要輕言放棄呢?若未面談就放棄,我們不禁會問:這究竟是神意還是人意呢?我們繼續禱告。約送件一個月後,一天中午,我夢到移民公司通知我們免面談通過,但我未敢提起。直到再一個月後,移民公司真的以電話如此通知,就如夢境所言,於是我們又解除了一個難題。而在報到之後,加拿大政府將繳去的加幣兩萬元退回一萬多元,那筆錢彷彿從天上掉下來般,我趕緊拿了一半去奉獻。

移民路上神也在磨練著孩子和我們,孩子知道我們是在公婆反對之下出去的,因此抱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的決心,加上在國外沒有父母能倚靠,他們學會了緊緊抓住神;在台灣的我們也明白,若孩子失敗了,不知該如何向公婆交代,於是每天都儘可能多禱告。今天,我們全家都能移民到加拿大,是因兩個兒子沒有失敗。經歷了這種種,經歷了這種種,讓我體會到公婆無比的愛心,站在他們的立場,反對無不為兒孫的好,擔心兒孫們吃苦受罪,就在他們知道我們移民加拿大是肯定的事實時,毅然決然的拿出三百餘萬元作為我們生活及購屋的貼補之用,並時常關心我們的生活起居,如此的體貼及顧惜,實在叫我們感激不已,感謝主如此的賜予,若非有他們對神的忠心敬奉與服事就沒有今天凡事順遂的我們,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阿們!

回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