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41.台北教會王聰輝弟兄

我叫王聰輝,1946年出生於台南市,今屬真耶穌教會台北教會。茲見證罹患鼻咽癌,蒙主保守醫治的奇妙恩典。

1990年底,我偶而發現擤鼻涕時有血絲。為了解胸部是否有病,我參加永和教會的登山活動,發覺自己體力相當不錯,身體一定沒問題。翌年長子高中聯考後,我與一位醫生朋友談起,他建議我馬上去檢查。

同年八月,我到馬偕醫院掛了耳鼻喉科,巧遇教會羅大德醫師,他為我做了檢查,告訴我情況不好,最好讓主任醫師再看過。之後醫師為我麻醉,做鼻腔切片,連同血液、大小便也一併受檢。一週後,回去看報告,斗大的三個字「鼻咽癌」擺在眼前,霎時內心非常難過。醫師要我接受醫院正統治療,免得延誤病情。

回到家,與內人一起跪在主前禱告,求主指引,再三考慮後決定仍回院治療。為了檢查出病狀所在,我轉診至腫瘤科。做電腦斷層掃描、抽血及全身大小骨頭的X光檢查。最後發現喉嚨裏有兩個腫瘤,一個如小雞蛋般,另一個則如鴿子蛋。醫師問我為何拖至現在才來就醫?癌症從發病到死亡分為四期,而我的病情已進入第三期,治癒率僅三、四成,醫師以不帶一絲希望的口吻說:『我們會盡力而為!』,囑咐我必須先申請入院做化學治療。

等待住院的兩個星期裡,心情跌落谷底,天天都是一張苦瓜臉,內心的痛苦難以言喻。雖然信主二十幾年,但考驗臨到時,才知信心軟弱,人的安慰也感到有限,心想自己如此憂愁,不用等病來磨,愁都可能愁死。左思右想,只有看聖經求答案。於是把一些經節抄錄在紙上,預備在住院時可以好好的思想,譬如:「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言十七章22節﹚、「我甚是受苦,耶和華啊!求你照你的話將我救活。」﹙詩篇一一九篇107節﹚。然而,醫學研究報告說,免疫系統很情緒化,情緒越不好,身體也就越不好,如同經云,憂愁是叫人死的。而美國哈佛醫學院的研究報告,最後結論是「最便宜的醫療方法就是禱告」。看了聖經的話,我開始調整等死的心態,覺得當照主的話而行,我先悔改禱告,我沒有求主讓我的病好起來,我只求神賜給我一顆平靜安穩、喜樂的心。

到醫院報到時,護士問我是何宗教?我說:「基督教,真耶穌教會。」護士大概看我臉上有一些笑容,竟然丟下一句話說:「安啦!不要緊啦!」來安慰我。在我的病房裏,有一位末期的病人,由於鼻腔大出血已經回天乏術,在第二天晚上出院。一位治療後嘴巴歪斜一邊,樣子顯得有些奇怪。另一位據他的家屬說,剛入院時和我一樣強壯,但只經過一年的化療,卻變得骨瘦如柴,躺在床上無法自行起身,掉頭髮、嘔吐、免疫系統遭破壞…都是化學治療的副作用。而第三天起,我也必須連做五天的化療,一瓶藥需注射八小時,共需注射十五瓶。

感謝神!在化療的第四天,在病床上默禱時,神讓我看見異象,有如放映幻燈片一般。第一幕看到的全是綠色,有許多細胞不規則的動著,讓我感到討厭;第二幕全是粉紅色,細胞柔和的感覺使人倍覺欣慰。第五天正值台北教會舉開靈恩會,我出院去參加,也蒙神保守一切無恙。

化學治療結束後,必須接受鈷六十照射電療。它是一種局部性的治療,為使腫瘤縮小。與我同時接受電療的另一位病人,後來頸部灼傷,喉嚨破了個洞,喝流質的食物時會痛、呼吸也會痛、氣管也燒壞,連話都說不出來。而我蒙主恩佑,只是不太能分泌唾液,相形之下,實是不幸中之大幸。

在我住院時內人很憂傷,主為了安慰她,在夢中告訴她不要怕,然後帶她去看躺在病床上的我,主用手劃開我的身體,將內臟、骨頭全部給她看清楚,告訴她不會有問題的,然後主的手撫摸我的皮肉,讓我恢復原狀。內人看此異象,心中大得安慰。

從罹病至今已14年久,從剛開始的驚慌失措、痛苦及憂愁,卻因神的話給了我很大轉折,尤其「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給我生活上極大的轉變,也藉著眾弟兄姊妹的代禱,使我一路平安度過。目前我與罹病前並無多大的改變,而每次白血球數目的檢查也都在三千以上,表示免疫系統沒破壞,叫醫師護士大感詫異。讓我深深感謝神的保守與眷顧,願榮耀歸給我們在天上的父,願親愛的朋友,來真耶穌教會,信靠這位掌管我們生命的真神—救主耶穌。

回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