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42.呂日星傳道

我成長於聖教會的家庭,經歷過教會主日學的栽培,南一中時期確立對主的信仰,堅信基督耶穌乃是人類唯一的救主。民國61年大學落榜,補習準備重考期間,台南陳秀玉老師向我介紹本會,我因肉體的軟弱,本就渴慕聖靈的能力,開始至本會慕道,民國62年5月13日受洗歸入主名下。

歸真後恩典無數,確實明白本會五大教義,當年考上台大森林系。困擾我多年之富貴手,不覺之中,自然痊癒。因為抽到補充兵役,大學期間就已拿到退伍證。大學四年學業亦順利完成。

畢業後,直接到鳳山三裕木業上班,那是一段清心事奉神的時期,有很多特殊的屬靈體驗,譬如讀經時甘甜如蜜;上班時,因為聖靈的感動,常有一陣陣的喜樂。後來透過相親,與一位姐妹通信,親事卻沒成功。表面雖受打擊,靈性卻因此事而謙卑下來。

後來透過陳秀玉老師的介紹,與白玲禎姐妹結婚。且回台南至同光企業當品管課長,並開始在地方教會青教組當教員,邏輯思考能力漸萌芽,表達能力大有進步,這都是主的恩典。

後來因陳東榮弟兄的介紹,轉到稱彩實業上班。公司規模雖小,但是像個平靜的小池塘,我這隻平生無大志的小魚,一待13年多,那是一段平安的禧年,一直工作到87年底。

記得約民國84年開始(正是我年42歲),中年危機產生了,原因是多面向的─驚覺青春的失落、工作內容日日的重複、只有折舊沒有成長的工作環境…,我想變換人生軌道,卻發現中年人身負家計重任,加上年齡已變成個人的負債(年輕是少年人的資產),是很難在人生道路急轉彎的。我還是作了一些嘗試,我考過國小師資班,準備不足,沒有上榜。在這期間,我好好讀了六、七本生涯規劃的書,知識多了一些,對自己的價值觀、個性趨向也多了一些新的了解,但是心靈的不安如舊,直到民國87年底,被迫離開公司。面對茫茫未來,我的心靈反覺如釋重負。民國88年1月,前同光企業老長官,邀我參觀其公司,接著餐敘,以高薪邀我加入其公司,負責新產品的生產。一方面,我已厭倦了製造業;另一方面,我想,人生苦短,年收入不是安身立命唯一的考量,深思一週之後,我婉拒了。

因為我已在製造業待了21年,因此民國88年就被我定位為安息年,一月份去了一趟巴里島散散心之後,為消除對電腦不懂的恐慌,接著四個月在成功大學補習電腦,一面思索我的未來人生方向。「渥克藝術」(經典傳訊出版)一書適時出現進入我的生命(渥克就是work 啦!),那是陪女兒買文具的時候,隨手買的。該書強調所有工作皆可藝術化,所謂藝術化意味著如藝術家能在工作上全心投入。該書建議讀者從事深度契合個人價值觀,並且肯全心投入的工作。讓我回想起以前的工作,大部分的時間,我的靈魂是沒有全心投入的,此書給我人生新方向的一個暗示。接著,我讀到天下雜誌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的一篇文章,提到工作生涯的世紀新挑戰,人越長壽,公司壽命卻短越,個人平時要建立第二軌與第一軌並行的機制,並在適當的時機,勇敢的由第一軌轉換至第二軌。老實說,除了教會的事工,我沒有第二軌。而一般凡人是沒有能力突然躍入陌生的第二軌工作領域的,該文對我人生方向是個實際的指引。

民國88年4月底,我岳父過世,內人辭去了繁忙的小提琴班教學工作,回家以家庭主婦為工作主軸,突然之間,我感覺到進神學院之路的所有障礙突然不見了,駐牧東昇的紀雅各傳道與一些關心我的同靈也鼓勵我走這一條路。我終於決定,如果沒有阻擋,就順著走吧!就這樣,一系列事情接著發生,8/29總會口試筆試,9/1接到入學通知,9/6上玉山主峰,9/21大地震。在社會服務21年之後,民國88年10月3日,我進入本會神學院就讀。

\我進入神學院,雖然是一年級的新生,卻是在院三個年級中年紀最大的學生(46歲),幾位約40歲的學長,原來被戲稱為「元老」,與我相較,突然變年輕了。民國91年實習年,當年7月,我直接駐牧西門、南興教會。民國93年3月,調派至開元、東昇教會至今。

順便談一談個人度過中年危機的心得,想到國內可能有以百萬為單位的人正在通過中年危機,我是心有戚戚焉的。產生中年危機的原因有數個。

  1. 沒有建立第二軌,在第一軌中斷時,不能順利切入第二軌;亦即沒有投資自己,偏偏現代知識折舊很快,譬如,我學過PE2,它現在可是壽終正寢,被Word取代了。
  2. 沒有危機意識,未定期自我反省修正人生軌道,中年一到總結算,危機就產生了。如能5年反省一次,至少知道現在所站的位置,是有意識的選擇。
  3. 以中年人的劣勢與年輕人的優勢比較,以自己歐吉桑的外貌、漸衰的體力、對資訊科技的陌生與年輕人比較,當然是危機重重,但是,別忘了,中年人有他的優勢,中年人理解力比高中時代還強,管理能力、解決問題能力也比年輕人強。這一項,純粹是心理調適問題,想一想自己擁有的,哪些是年輕時沒有的,這一點我就是這樣過關的。

回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