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50.十全教會楊明華姐妹

哈利路亞!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

感謝神的帶領,這是我第一次來開元教會,因為3月時我先生來此領會,會後大家談話中,藉由張長老及教務周弟兄安排我來做見證,在周弟兄周到的聯絡下,今天很高興在這裡和大家一同敬拜神。我要與大家分享的是:家庭信仰的來源,以及從92年到現在,這4年來神深深刻在我心版上、叫我生命改變的東西。

首先我要追溯我家庭信仰之源頭,是從我的祖父開始的。我的祖父楊基實醫師出身於日據時代清水望族,從小患有氣喘症,深受其苦。家中母親及祖母皆是民間傳統信仰的虔誠信徒,常藉拜拜、把偶像請回家中供奉、拿符水給他喝以求神明醫治,但此病依然緊跟著他。每到秋冬天,病中的咳嗽、胸悶、呼吸困難、鳴喘聲,使他深深體會自己生命的脆弱與無助。可惜當時並無有效的治療方法,他心中必定常存著極深渴望-要「被醫治、被釋放」。

1926年真教會傳入台灣,那是一個信仰如火的時代,聖靈的工作極其火熱、極具能力;在1929年,又一波聖靈工作如潮湧現,這一年蔡聖民長老、陳復生長老、林悟真長老等人陸續進入真教會。我的祖父1928年由台灣醫學校(今台大醫學院前身)畢業後,先在清水工作,後搬至沙鹿開辦醫院,並擔任一些官派職位如台中州議員等。根據長輩憶述,因為氣喘病得醫治的陳復生長老、同是台灣醫學校畢業的林悟真長老都曾來家中向他做見證、傳福音,他深受感動,接受了救恩。祖父的氣喘病雖未得神醫治,但他仍是家族信仰第一顆種子,藉著他,神的救贖恩典要在這家庭中繼續開展。

當時的醫藥、衛生條件不佳,傷寒、痢疾、瘧疾等傳染病尚未絕跡。祖父信主後,祖母並不想接受真教會信仰。一方面她的身體非常健康,而且她希望繼承與保持家族的傳統信仰。然而她不幸感染了桿菌性痢疾,這是當時尚未研發有效藥可治的病。不斷的拉肚子、嘔吐、發燒至40幾度,祖父全力醫治她亦無功效,甚至住家以草繩圍起來以示隔離。最後,當家人正商量等她過世後,棺材放置的地點時,有幾位清水教會熱心的弟兄姐妹到家中為她代禱,那一天,神奇妙的愛臨到她!那天晚上睡夢中,她看見有一道極明亮的大光漸漸靠近,照射她的腹部。次日,燒就退了。是神大能的醫治,從死亡的邊緣拯救她!這真是又真又活的神!滿心的感謝與歡喜,她帶著所有的孩子一起接受洗禮,全家都歸主了!這就是我家庭的信仰源頭。感謝神!

清水教會是我的母會,上大學後我在台北教會聚會,都單純的聚會、做聖工,很充實也很快樂。結婚後到十全教會是新的階段,自己的工作、教會聖工、及生活的磨鍊,負擔較重了;民國88-94年間擔任負責人工作,同時也做詩頌組、訪問組、帶領家庭聚會等,加上自己的工作、家庭的需要,這麼忙帶來很好的鍛鍊,但是心中也漸漸生出對作一個「清心的人」的嚮往渴慕。因為我原本有完美的傾向,比較理想化,對人對事有時會被內心的執著綑綁住,這些執著的想法就如包袱,叫我不輕鬆不喜樂。聖靈知道,我的靈性必須進階往上提升,才能夠應付越來越重的事奉;但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靈性上有很深的饑渴感,內心有潔淨的需要,才不會被綑綁住,才能像鳥一樣唱著歌展翅高飛。我知道我是多麼不容易被改變,但是時候到了神要改變我。92年1月我帶著憂傷的心開始切心禱告,這就開啟神在我身上一步一步的改造工作,帶來一個「更新」的我,是我未曾想過的。

一﹑

92年1月開始禱告,2~3月時有人拿一份譜給我-「期待的呼求」,它的第一句歌詞是「懇請降臨救贖主,懇請降臨救贖主」,心中很驚喜:這就是我對主的呼求!這首歌詞中寫著主對等候祂的人的應許,但是我並不了解,只覺得歌詞寫得很好。當我如在長而黑暗的隧道中摸索前進時,又發生了另外一件事。92年3月間我住美國最小的妹妹生病了,到5月時病情持續惡化,6月間我就到美國探望她。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我和在美國的家人每天都禱告,也曾全家一同禁食禱告。她的病情很不樂觀,家人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同心禱告祈求神的憐憫,終於在一點一滴的進步中看見神的恩典來到,她就慢慢的好起來。看來主是這樣安排:讓我從繁忙的工作中離開,有一段專心禱告靈修的時間,祂奇妙的恩典同時賜給我的妹妹、我、和家人。這段靈修禱告的時間,我體會到神的作為常常在人的懇切呼求之後,慢慢的顯明出來。這件事不只對我的信心、靈性有很好的造就,也讓我慢慢看清自己執著的、錯誤的是什麼,瞭解神要在我生命中除去一些雜質。年底時我清楚知道,這一年主給我的檢驗報告,處方即追求作一個「清心的人」,加上兩首主題曲:期待的呼求和讚美詩222清心有福。

二﹑

「知易行難」也是我的缺欠。主知道我的軟弱,我還需要主的幫補。那時十全教會中堅團契的課程,以經卷導讀為主,將聖經一卷一卷的介紹,我負責準備過5~6個經卷,對照參考書讀得非常有興趣,又自行找了幾個經卷來讀。93年8月起,參加張超雄傳道主持的查經班,在兩年多的時間共查了5個經卷。神的話是極活潑又有功效的,比兩刃的劍更鋒利。當環境繼續考驗著,我曾經灰心考慮不要參加查經班,在家自己讀就好了。當我在家中按照進度讀哥林多前書第9章時,主耶穌一定在一旁偷笑:你想要試試我的話嗎?因為我剛好讀到保羅說他是對準自己的弱點,毫不手軟的打下去;他是竭力奔跑要得著不朽壞的冠冕。這段經文非常有力,我非常感動,好像聽到保羅極有力的呼喊之聲震撼我心!這如當頭棒喝我就決定:無論如何一定要繼續參加查經班,因主不要我輕易放棄!這一年神藉著查經來預備、供應我的需要,調養我靈命的體質。2004年12月中國時報副刊提出一個徵文題目-「寫信給2005年的自己」,看到這題目我心裡很喜歡,就想要寫一篇投稿,但心中閃過一念頭:以前都是自己在做計劃,現在來問問主我該做什麼好?這只是一個念頭就過去了,我並未認真禱告問主。

三﹑

2005年1月10日那一天唱詩祈禱會我擔任司琴,主領者教了一首新詩452首「我願常見?」,我邊彈邊覺得此詩歌詞不錯,但是並沒有唱;1/19那天我在家讀撒迦利亞書,讀累了就去彈鋼琴,想起452首就翻開來唱,才唱第一行,就流下淚悲傷哭起來,那歌詞像是在對我說話一般,從未如此強烈感動,自己也很震驚。因為太感動哭了很久,我心想:這是我自己的情緒呢?或是出於神的感動呢?主我想知道你的心意如何?那晚我早早到教會禱告,會前唱詩時抬頭一看,聚會講題是「耶穌哭了」,心一驚;講道第一段即提耶穌被釘十字架前的禱告,悲傷、痛苦,卻是順服的,心再一震!經過2、3天反覆思想、禱告,我終於確定:這就是親愛主對我2005年的期望,主要我專注在祂身上,452首就是我2005年的主題詩歌。慈愛的主知道我仍會搖擺,心志不夠堅定,這大感動就是主為我打一劑補強的針,效果快速強而有力,並且能保持非常非常久。但是,主也曾靜悄悄的為我做一件事,在無聲之中等我忽然發現,有一個東西沒有了不見了!於是回首向主會心一笑。94/11月時我無意間發現:我有一個老毛病居然不見了,這時應該要發作怎麼我仍好溜溜的?告訴大家一個已經消失的秘密:主把我「多愁善感」的心病給醫好了!

有一顆敏感的心其實也有優點,但多愁會帶來困擾。多年以來每到春天,心中就有想望、渴望什麼的情緒,秋天則有更強烈的愁緒。每一次我需藉大量唱歌、彈琴、聽音樂…來化解心中的愁緒,春秋各有一套曲目,時間一到就在心中舉行著「春之祭」、「秋之祭」的儀式。這個特質跟著我許多年,就如身上一個印記,我未曾擺脫它,如今竟悄悄地消失了。這改變了我內心基本的色彩,就如天氣好轉、天亮了起來,陽光出現、溫柔的、暖暖的,這是一顆更健康的心!我怎會有這好康呢?安靜想想,明白了:這是幾年來持續讀經禱告所結的果子,主的話醫治了我、釋放了我。這一年我深深體會到神創造了我、愛我,了解接納我的一切,包括好的、不好的;在我還不知道、無法回應時,祂「甘心的愛」就已經來到,一直在前方引導著我的路程;對有這麼多缺點的我,虧欠主、鬆散不專心、常常隨自己喜好做事、有時表現很差…,主都沒有放棄我,拿棒子催趕、或者生氣把我一握捏扁。當祂的時候來到,祂還給我更好的東西,主是世界上最愛我無人可比的。

四﹑

從92年主幫助我做出檢驗報告,指出要努力做一個清心的人,然後藉查經調養我屬靈的體質,聖靈的感動補強提醒我專注在祂身上,讓我明白祂深厚的大愛,但主在二六年要作的,竟然是送我入開刀房、進行開刀!(這是一個比喻)。三月份當查經班在查哥林多前書十五章時,這復活的主題很吸引我,就很認真去思想、查考。在查經中有位姐妹說:「對別人所加的傷害,我內心是那樣受激動;我想要一點一點把這些事釋放掉,因知若不如此,就會中了魔鬼的詭計。」這話讓我想到:「復活」對今生的我有意義嗎?有的!棄掉我的本性欲望,讓基督的生命住進來我裡面,這就是我在現在所要經歷的復活!主把這些話放入我心之後,主的律和我心中所喜愛的律開始交戰;若要把自己的某一部份清除掉,像木雕師傅般拿起工具,往木頭扎下去挖掉他不要的,當然有害怕痛苦、覺得自己被破碎了,這就是我說「開刀」的意思。在內心極艱苦的過程中,有一天我感到灰心,為何我的禱告都沒有功效呢?我對主說:「主啊!我不知如何禱告才好,因為靠自己的想法決心完全無效,現今只有求聖靈指引、為我代禱」。然後交託而禱告,心就放鬆恢復平靜專注。有一次心中擔憂焦慮,睡前我禱告說:「主!當我小信的時候,你會拉住我的手嗎?」第二天醒來心中即出現一句話:聖靈是我的保惠師,他是來保護、安慰、陪伴我的。回想軟弱的時刻,我是如何走過來的?是主讓我安穩在祂的膀臂中,祂托著我度過的。很真實地在我身邊的是什麼?是主的話、聖靈的代禱、保惠師伸手拉住我的手,除去我的孤單與無助。聖經給了我寶貴的觀念、原則,而聖靈保惠師是更貼近我身邊,教導我「施行細則」。過了兩個月,慢慢地內心有安靜、穩固、寬闊的感覺。主雖然將我破碎,祂也親手醫治並且建造我更穩固,要合乎祂使用。六月底有一天,我好奇地想:把過去愛聽的歌曲拿出來聽聽,看能否平靜客觀?再一次聽它們時,似乎再一次看見過去的、舊的我;很奇妙的,心中竟出現「現在的我」向「過去的我」告別的意念,絲毫沒有苦澀,反而帶著感謝與平靜溫柔,向她揮一揮手道別,因她已經功成身退了!二六年神藉哥林多前書十五章復活主題,引導我要常常思想那位由死裏復活的主。讚美詩204.205.新詩365是這一年的主題曲。

最後我要見證神如何導正我對敬拜聚會觀念的偏差。回想自己多年的信仰,至少參加過數千次崇拜聚會,我曾很單純、喜樂地過聚會的生活,也曾因無知、生活及聖工忙碌,失落了「敬拜的精神」,對聚會有很多疑問。直到讀啟示錄中有多處描寫天上敬拜的場景,令我深深感動:這環繞神寶座的敬拜何等莊嚴榮美,所有敬拜者的心意、動作都和諧一致,對神的認識那麼深刻,此景真只天上有!在二六年八月,我與先生到北歐五國旅遊,重點在冰島和挪威。北歐國家生活水準高、環境純淨少汙染,冰島更是非常純淨,所以一到冰島我的內心特別寧靜、快樂,無汙染的天地是如此美麗和諧,這般天地就是神起初創造給人居住的環境,我不斷感謝讚美祂,這是內心的悟性禱告。挪威觀光重點是峽灣美景,在走峽灣景觀公路「老鷹之路」「精靈之路」時,漸漸有「湧出的靈言」,像有一股力量推動了我的舌頭般禱告起來,在喘著氣爬山時、在擺姿勢拍照時、隨車子向前飛馳時、面對峽灣美景時…,奇怪,此刻我並不激動興奮,舌頭竟不由自主地轉動起來一直禱告,心中又安靜又快樂,就不停禱告、不停讚美神。是的,聖靈帶領著我,向偉大造物主的講話作出回應,敬拜這位榮耀的全能者。有一天去約斯特達恩冰河,在山下,抬頭一看有個蠻大的瀑布從極高的山壁上傾瀉下來,嘩啦嘩啦日夜不停止地,因為它的源頭是冰河。我抬頭凝望了很久,那瀑布在我心中留下極鮮明的印象,它在說什麼呢?站在冰河旁邊,夏季的融冰讓水聲轟隆轟隆不絕於耳,整座山真是匯集了眾水之聲;而水從高山上留下,由涓涓細流匯聚成瀑布、河流、大湖,有時經過一個湖,車子走了三十分鐘還在湖邊呢!

過了半年之後,我在準備講章時,才領悟到

  1. 我們以心靈且靠聖靈幫助去敬拜神,可以超越時間地點和形式的限制,因為神喜歡我們的靈和祂相交通。
  2. 在查經中曾有人開玩笑說:天上的敬拜中四活物是晝夜不停稱頌神,而24位長老又緊跟著獻冠冕、稱頌神,會不會累啊?是否很機械化?是啊,如果我們根本不知道要感謝甚麼,或說了幾句就再也說不出來,確實很累又得重複說像機器人。嘩啦嘩啦日夜不停流瀉的瀑布、轟隆轟隆的眾水之聲,告訴了我:如活水一般的神,就像那瀑布的水無窮無盡;宇宙間的「一切」都因祂的旨意作為而有的,神的恩典大到人無法想像了解。如果一個信徒身上有3000個恩典,教會500信徒就有150萬個恩典,所有信徒加起來,神的恩典不就是晝夜不息數算不盡了嗎?每一個都不一樣、都令人驚奇、歡呼、快樂,絕對不單調、不機械化!
  3. 我曾懷疑:聚會聽道理是否如單向填鴨?透過對「敬拜」的查考,我才明白:我們聽講道絕非單向填鴨!表面上是領會者在講,但是,我們要越過講台定睛在神的寶座,存謙卑之心如一張白紙從神領受,則無論領會者口才如何,神有很多方法,能把祂要給我們的,透過講台說出來,或藉聖經字句、藉會後彼此間分享團契,讓我們內心感受到。雖然我們聚會時都不說話,但實際上我們在靈裡面可以被神喚醒、在靈裡與神交通。這就是我對敬拜聚會,從神領受的啟發與導正。

願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賞賜恩惠平安的神,阿們!

回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