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52.楊智全弟兄

主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

哈利路亞,各位弟兄姐妹大家平安!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在此分享我的見證,主的恩典數算不完,若要把所有的恩典從頭到尾細說一次,恐怕得花上很久的時間。今晚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把我和全家人信主的經過,以及神給我的恩典,略數幾項與各位兄姐互相勉勵。

一.家庭簡介

我的名字叫楊智全,民國64年出生於彰化縣員林鎮,在小孩中排行老大,家裡除了父母親之外,還有一位弟弟和一位妹妹。父親是一位樸實的公務員,原服務於員林鎮公所,後來因為服務單位調動到阿里山林務局的關係,所以於我六歲時舉家遷移到嘉義居住,高中時搬到中埔鄉,家庭自足小康,但未信主前極度信奉傳統的佛道教信仰,各種神像祭拜和祭典都有參與,且十分迷信風水和符咒治病,我甚至還當了神明的義子,每年定期至廟宇裡向神明祝壽和祭拜,我就是在這樣的偶像崇拜環境中度過童年和青少年時期。高中畢業後,大學聯考考得不盡理想,雖然想補習重考,但是在父親的勸說安慰下,仍然填選志願考上彰化師範大學特殊教育系,回到我的出生地去就學,這也是我人生信仰的重要轉捩點。

二.信主的經過

在大三那年學校進行宿舍室友重新大洗牌,我因為登記的時間較晚,就被安排與別班的同學住在一起。其中有一位室友名叫潘思恩,是豐原教會的信徒,記得當我們逐漸熟識後,就常在寢室裡討論信仰的問題。我當時是站在對基督教存疑的立場和他辯論,例如我曾問他:「神既然是無所不能,那祂能不能造一個祂推不動的石頭?」答案如果是肯定的,那祂為什麼推不動;其實這是個語義上的陷阱,是不值得爭論強辯的。他當時很有風度,總是不會和我強辯,我那時總天真地以為我的傳統佛道教信仰才是真理,基督教只是一種信仰的舶來品、是外國人的信仰,但是潘思恩弟兄還是不定期地拿一些教會的刊物給我閱讀。

當時的我求知慾很強,常常可以一整天泡在圖書館裡看書,直到有一天我在某一份刊物看到一則報導,「基督教是全世界最多人信仰的宗教,而聖經是全世界最多人研讀的書」,當時我就思忖,何不把聖經當成一本很有價值的「文學作品」來閱讀,就當作是增廣見聞。於是我開始閱讀聖經和相關書籍,就從新約四福音書開始讀起,我發覺當我越認真研讀,就會發現裡面有許多打動我心裡的話語,例如:「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因為神差他兒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約3:16-17)「正如人子來,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並且要捨命,作多人的贖價。」(太20:28)而這些話語都是出於神的旨意,既是神的話語,沒有一句是不帶著能力和感動的;至此,我才發現,聖經不但是一本文學鉅作,更有神的教誨、權柄、應許和能力在裡頭,句句充滿神的公義和慈愛,是值得我們去學習和思考的;我開始深深地被聖經的內容所吸引,就想把整個新約聖經看完。那時彰師大有成立校園團契,每週會固定幾天早晨大家一起聚集查經、禱告,然後再享用愛心早餐。我當時加入校園團契大約有兩個月,也第一次將四福音書讀完,心裡已經從一位身外的觀察者變成相信耶穌、相信聖經、也願意再繼續加入團契的慕道者。甚至在看完外教會的洗禮後,當時我覺得我應該棄絕偶像崇拜,轉身歸向基督,心中也有一股想受洗的念頭,但是此時神在我身上又有一件奇妙的作為,讓我轉而進入真教會來慕道。

民國84年11月25日,台中彰化區真耶穌教會大專團契於逢甲大學合辦音樂佈道會,那時潘思恩弟兄知道我有在校園團契慕道,他知道我心裡已經開始相信耶穌,所以就邀請我去參加,我馬上就答應了。佈道會當天我和潘弟兄準時赴約,我們在教會的一樓(停車場)和其他的信徒會合,後來共搭了一部教會的九人座車子出發;當時我覺得真教會的信徒都非常熱心,當中有一位信徒送我一本小聖經,更讓我覺得真教會的人倍感親切。

抵達逢甲大學後,我們先去逛夜市,教會的長輩親切地請我們吃各種小吃,用餐完畢後就來到音樂佈道會的現場,當時我深深地被優美動聽的詩歌所吸引,但心中沒有特別的想法。回程之前,潘思恩弟兄給了我一張宣傳單,他指著宣傳單末後的禱告詞說,你以後可以這麼禱告,就是先說「奉主耶穌聖名禱告」,然後重複唸著「哈利路亞讚美主耶穌」,心中想著感謝神的話和向神祈求的事,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別人教我如何用我們真教會的方式禱告。

乘車回到教會後,我也沒有上去二樓會堂,只是在一樓停車場聽陳錦榮傳道講說幾句勉勵的話;當晚回到宿舍後,我一如往常讀書讀聖經,直到夜半人靜的時刻,睡前我想禱告感謝主帶領我今天的行程,也讓我學習更加親近主。我忽然想到可以用宣傳單上的禱告方式來禱告,於是我就第一次用此方式禱告,心中也默念感謝主;很奇妙地,才禱告約十分鐘,口音逐漸模糊,舌頭慢慢開始捲動講靈言,手和身體都會跳動、搖動,甚至有點手舞足蹈,但意識是清楚的,心中是喜樂充滿感動和愉悅的,而且這種現象可以隨時自主控制。我趕緊打電話給已經回豐原的潘思思弟兄,他說感謝主,我已求得聖靈,要我別緊張,只要心中不斷感謝主,明天一早他就會陪我一起去教會讓傳道鑑定。

當晚我幾乎緊張喜悅地睡不著,隔天一大早,我就到教會等他,後來有教會的兄姐先請我到二樓的會堂等傳道,這時我才第一次進入教會的會堂。後來傳道和潘思恩弟兄都來了,我就禱告給陳錦榮傳道鑑定,傳道說:「感謝主,你得到聖靈了。」當時我心中有說不出的感動喜悅,就直覺這真的是一間有神有靈、又真又活的教會,有聖靈的感動在心頭,因此我就不住地禱告,深怕聖靈離去。當時潘恩思弟兄向我說了一句話:「哇,你真的很有福氣,第一次來真教會,回去禱告就得到聖靈,神真的揀選了你!」是啊!神真的揀選了我,並賜給我寶貴的聖靈,我就非常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恩賜,常常讀經、禱告,因為有聖靈的幫助代禱和教誨,我也比較看到懂聖經,從此轉來真教會慕道,我覺得真教會裡有全備的道理、聖靈的體驗、和各種神蹟奇事的見證,是真神的殿,也是真理所在,因此在慕道期間,也想帶領家人來接受這樣的信仰。

大學畢業後,民國86年我如願分發到台南啟聰學校(因為我對聽障教育深感興趣),人雖然在新化,但仍每二至三個星期回嘉義一次;每次回嘉義,都會帶弟弟、妹妹去教會,感謝主,他們也接受這個信仰,透過社青團契和詩班練唱,可加強對信仰的堅持。但初期向父母親介紹真教會的信仰時,父母親總會說那是「舶來品」,意即這是洋化的產物,也說宗教不假外求,信本土的就好,為什麼要去信外國的呢。我當時向父母親說明其實宗教大部分是外來的,且宗教最重要的是去追求真理、能得救、有確切盼望、有聖靈、是真神的信仰,而不是去拜偶像、去拜那些不科學又偏邪的宗教,根本無法得救;但是父母親總是無法被勸服。

當時,父親的糖尿病症狀越來越嚴重,家裡也不太平安,父親常常會夢到一位女子在向他說話,以致睡眠不好;而媽媽有時會在家裡看到一條黑色的長帶從客廳一路爬進房間;房間牆壁也會無故發出剝裂的聲音;其他親戚去求神問卜,風水師說要撿骨、改風水,也說是因為子孫中有人去拜別的神、不認祖先的後果;但後來父母親照著風水師的話去做,事實證明根本沒有任何改善或好轉,反而一再地要我們付出更多的錢來消災解厄,於是我常常向父母親解釋那些拜的神都是偶像,而且都是邪靈在做工,是很危險的事;當時父親仍極力反對,甚至說出「以後死後他要去當乞丐」等重話來威脅。

為此,我仍常常拿教會的小冊子向父母介紹我們的教會,我說要拜就要拜真神,來我們的教會就可體會真神的存在,而且神會垂聽我們的禱告,有時我也會帶著家人一起禱告,他們對得聖靈說靈言感到希奇,也漸感這是有真神的信仰;感謝主的帶領,大約經過一年的時間,直到民國87年我去當兵前,父母親逐漸能接受這樣的信仰,雖然一下子無法完全破除所有的偶像,但是他們願意到教會去聽道理、接觸信仰,慢慢地在家庭裡撒下福音的種子。

我去當兵後,嘉義教會的長執和福音組的宣道同工常常到家裡探視生病的父親。父親的糖尿病愈益嚴重,吃西醫不習慣,就長期吃中醫,但中藥也是藥,並不適合長期服用,一不小心就容易吃出問題;在病情日益加重且得不到控制的情況下,民國88年8月因尿毒症指數過高,不得不緊急洗腎;但腎臟受損後無法再復原,因此只能靠洗腎維持生理機能,並讓剩餘的腎功能不再惡化;後來糖尿病又造成父親眼球病變,眼球出血,靠緊急眼球雷射才得以控制,但因此雙眼視力變得模糊,右眼幾近失明。然而此時神開啟父親的心眼,在嘉義教會同工不斷地探視和鼓勵下,父親逐漸能接受教會的信仰,也知道生命最重要的在於是否能靠主活出生命的意義、尋得人生的出口,並且有得救的應許和盼望;就算短暫地失去百體中的一體,但在世的生命畢竟短暫,肉軀有一天也終究毀壞,但有神的應許和幫助來度過有喜樂和盼望的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保羅說:「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林後4:16-18)因此翁正晃傳道常稱許我父親是「眼盲心不盲」,因為他心中得見神;「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我父親靠著信仰逐漸能接受和面對人生。另外,也因為我父親生病的關係,我們全家人更有向心力,會去教會禱告聽道理;感謝主,我於2000年4月退伍當月就決定和弟弟、父親一同受洗;過了三年,妹妹也受洗,再過半年,媽媽也受洗,我們全家現在都歸於主的名下,同受基督之恩;甚至妹妹受洗入水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耶穌的寶血充滿洗禮的河水,所以耶穌是親自用自己的寶血來洗淨我們的罪,是真的有赦罪大功效。保羅也說:「所以你們因信耶穌基督,都是神的兒子。你們受洗歸入基督的,都是披戴基督了。」(加3:26-27)、「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我們受洗後就是神的兒女,先前的罪都與基督一同埋葬死了,以後再也不會受罪的轄制和羈押,更可以重新靠主活出自由新生命,這一切都要感謝主耶穌的安排和帶領。

三.主的恩典

主的恩典數算不盡,其他的重要的恩典如下:

當兵的歷練(挫折忍耐度、做事的態度、膽量的培養)

當兵對我來說是人生的另一轉變,因為這段期間的歷鍊增進了我的挫折忍耐度,造就了我做事的態度並且培養我的膽量,主也幫助我平安度過這段時期。

我大學時期考上預官,所以當兵是服預官役,也就是少尉軍官,在鳳山步校短期受訓後,服役的前半段即分發到枋山的中華電信海底電纜和衛星通信中心,這個通信中心是位在一個隱密的山頂,上面配備有太空衛星和海底電纜通到外國,它是重要的軍事和通信要地,所以配有一個營的兵力守備;我當時是營部連的排長,負責整個營區的守衛和安全防護訓練,在營長的強力監督領導下,我每天都要排衛哨並負責營區安全巡邏,也常常要實施營區的安全演練,說真的壓力和業務量真的很重,因此我每天都禱告求主幫助我,求主賜給我智慧勇氣能力來解決一切的問題,也求主釋放我的壓力,感謝主,問題都能一一地克服,也增進了我的挫折忍耐度,培養我膽大心細的做事態度,尤其是每天都要集合部隊實施晚點名和訓話,更是培養了我的膽量,這對我日後的工作態度有很大的幫助。

後來我的表現獲得營長的賞識,把我分發到楓港去當安檢站的站長,所謂安檢站是要負責漁船出港入港的安全檢查並且要負責巡邏海防和查緝走私,其中海防負責的範圍是從水底寮到枋山再到車城,而這一段是我認為南台灣最美麗的海岸線,但因漁船搶灘、車輛接駁容易,所以也最容易被走私,而這中間的海岸線都是屬於我們安檢站巡邏管轄的範圍;所以我們幾乎都是日夜顛倒,夜間值勤白天補休,非常辛苦。其中最危險最辛苦的部分是查緝走私,我們常常都會便服喬裝釣客或是全付武裝帶槍枝到沿岸巡邏,有好幾次都曾發現漁船企圖走私或丟包,都是因為我們機警巡邏,才嚇阻走私船上岸,但也因擋人財路所以常常會有生命危險,有時會看到莫名的車輛突然開到旁邊,然後搖下車窗,裡面有看似黑道弟兄露出兇狠的眼神瞪人,似乎是在恐嚇警告;此時我們只能趕快離開現場並請求優勢警力支援,所以工作非常危險,我每天出勤前都會向主耶穌禱告,讓我能平安回來,感謝主,不但抓到幾次走私,而且主讓我能平安退伍。

學業、工作
我退伍後突然想繼續考研究所,因為只剩半年的時間,所以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準備,但我用心禱告求神賜我智慧和讀書的方法,感謝主讓我順利考上高雄師範大學溝通障礙教育研究所,求學的過程仍是很艱辛,因為是一邊工作一邊讀研究所,所以工作和學業兩頭燒,漸漸少了靈修的時間,有時會以忙碌為藉口不去守安息日。當時高雄師大團契是由三多教會牧養,而顏嘉冠傳道當時是駐牧在三多教會,他曾勉勵我要守安息日,要有信心多禱告,多做聖工,神會記念我們的付出,幫助我們度過難關;說也奇妙,當我又開始守安息日、重新過靈修生活時,神讓萬事都效益,叫愛神的人得益處;我的論文就在禱告、蒙神應允的情況下如期完成,可說是完成一個我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主幫我達成了;所以我在論文的第一頁「謝誌」裡的頭一句話就是寫「感謝親愛的主耶穌,保守帶領我順利完成學業」,其實主的恩典不只是寫在謝誌內,更刻在我的心版上,我內心真的感謝主。

婚姻、家庭
我的婚姻其實和學業有關,因為在高雄求學所以有機會透過顏嘉冠傳道和廖芝瑤姐妹來認識我的太太,我的太太廖芝萱姐妹是位很賢慧很有愛心的好太太,婚前交往的時候,她就會陪我到圖書館去找資料、打字寫報告,而婚後能打點好家裡的一切,讓我在工作上無後顧之憂,更重要的是她是我屬靈的同伴,陪我在靈性上一同增長,所以我要感謝她。我也要感謝神讓我有好的岳父岳母在身旁幫助我、幫我照顧小孩,我也要感謝他們;另外,也感謝神賜給我一個可愛的女兒,我的女兒現在七個月,感謝主賜她平安健康的身體,她的名字叫做「楊于箴」,「于」是在…的意思,「箴」就是箴言、就是神的話語、神的規勸,「于箴」兩個字合起來就是「活在神的話語中」之意,有屬靈的意涵在裡面,也願神繼續保守帶領她未來的道路;感謝主賜給我美滿的婚姻家庭生活,這些都要感謝神巧妙的安排、帶領。

四.結語

以上是我信主過程、和從神所領受的恩典,略數幾項和各位弟兄姐妹分享,每回想一次,就會再深受一次感動;主耶穌說:「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太7:7)。其實,神一直都在旁邊等候我們,端視我們是否願意去叩門尋求祂,是否願意把自己獻上,進入神的計畫中,是否願意有顆悔改的心,願意邀請主耶穌到我的心中,作我生命的主;如此,只要我們願意去尋求祂,我們必成為祂的兒女,主也必定會賜給我們永遠滿滿的福氣。願今晚的分享可以造就在場的各位弟兄姐妹,願一切的榮耀、頌讚歸於天上的真神,哈利路亞,阿們!

回蒙恩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