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an Power

53.郭婌惠姐妹

郭姊妹一家

哈利路亞,感謝主!讓我有這個機會在此見證主的恩典,願一切榮耀歸天上真神。

先生病難,蒙神保守

今年5月31日早晨7點左右,燦輝剛起床不久,心臟突然一陣瘁痛,且蔓延至胸口、肩、背部,呼吸越來越急促,連吸一口氣都很困難,一直冒冷汗,看來情況越來越不妙,於是立即呼叫計程車,直奔奇美醫院急診處,幸虧奇美醫院的急診程序效率很高,當醫生診斷出來,是急性心肌梗塞,立即推入心導管室作心導管處理,並裝入支架,才解除危機挽回一命。感謝神,若不是主即時的看顧保守,若發生在騎車時,後果不堪設想。

經歷這事更明白人的軟弱、生命的無常,怎麼樣認真、敬虔的走信仰的道路、顧惜有限的生命,小心、節制的飲食作息,乃日後不斷要追求學習的功課。

經節互勉:(以賽亞書43:2)你從水中經過,我必與你同在,你經過江河,水也不會漫過你,你從火中經過,火必不燒著你。(雅各書4:14)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不多時就不見了。

如果不是真神留我們的生命,我們一刻也不能留,生命是神所賜,活著就要為主而活。(詩103:2-5)「我的心哪,你要稱頌耶和華,不可忘記祂一切的恩惠,祂赦免你的一切罪孽,祂醫治你的一切疾病,祂救你的命脫離死亡,以仁愛和慈悲為你的冠冕,祂用美物,使你所願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鷹,返老還童。」

家人信主,歸入真教會過程

我四歲跟隨父母信主,信主之前,媽媽身心非常不平安,受魔鬼捆綁、苦楚、身體虛弱、幾乎要死,吃藥無效,只好求問神明;神明說:爸爸的祖先死後變成鬼魂不肯離去,附在媽媽身上,要花錢消災,但錢花得多卻不見效,病越來越嚴重。當時爸爸的一位同窗-蔡牧夫執事(父親在嘉義工業學校初中部同班同學)知道母親的情況,就帶領父母到教會去慕道,也時常和兄姊到家中訪問、牧養。爸爸漸漸明白道理之後決心受洗,於是全家歸入真教會,信主後媽媽的病好轉,家庭也漸平安順利。

宿疾靠禱告得痊癒

我小學階段氣管弱,每到寒冬容易感冒,一感冒就咳嗽不止,日子久了成了要命的氣喘,雖有一次靠打針舒緩了下來,但非長久之計,媽媽擔心之餘囑咐專心禱告求主醫治,感謝主!此病到了高中就慢慢根除。

高中時期,有一次被爸爸載,不小心從後座摔下撞到後腦,從此腦部不時抽痛,嚴重影響腦力,有時甚至懷疑是不是長瘤。在當時禱告是唯一的門路,感謝主!在大二那年,有天一覺醒來,發現整個人非常的清晰自在、輕鬆愉快,持續四年的頭痛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

大妹在國中時,有天突然發現喉嚨部位長了一個像雞蛋黃般大小的硬塊,研判應有一段時日,媽媽很憂慮,但看醫生花費很多,也只好靠禱告,後來很奇妙,腫塊慢慢消下不見。(詩46:1)耶和華是我的力量,是我的避難所,是我患難中隨時的幫助。

我、弟妹的成長歷程

我上無兄長,下有二妹一弟,爸爸是一位技藝很好的木匠,記得當時在國中教美術的嘉義羅長老,閒暇時都會設計飛機模型參加比賽,每設計一樣就拿來給爸爸製作,因都令他很滿意,所以多少對家庭經濟有小補的作用。然而在四、五十年代經濟蕭條、民生凋敝,大部份人都很節儉,只有少數喜愛高級家具的有錢人會向爸爸訂製之外,要靠手藝賺足夠養家的錢就很難,更別說栽培四位子女受高等教育。然而偏偏父親對孩子教育又非常重視、且男女平等,在他的想法裡不讓孩子受越高的教育,孩子將沒有什麼未來。

所以很不自量力的,讓我們一個個都進入全嘉義市最優質的幼稚園(長老教會辦的),因是引進西方的教育理念,用啟發的方式,在遊戲中學習。然而在我的記憶裡,學費時而拖延,時而欠繳,就是到了五、六年級,反倒是老師安慰爸爸,說如有困難就不用繳我和大妹的補習費。不過感恩之情繫父親心中,在我們初中聯考上榜後,他做很漂亮的桌子和櫃子送給老師。爸爸請北師音樂科畢業的鋼琴老師教么妹學鋼琴,妹妹回來在印有琴鍵圖的紙上練習,學費也是時交、時而不交,此種情況,在小學階段勉強渡過,但進入初、高中,各方面開銷明顯加重,記得每到註冊前夕,如果缺錢,一定會看見父親拿著一些馬達、機器去當,以湊錢繳註冊費。爸爸有一知己朋友-登科伯(嘉義林悟真長老的大女婿),一再勸爸要我去考師範,而那時我已知道我可以直升嘉義女中高中部,如報考師範,就要放棄直升資格,而也不一定考得上,到那時兩頭落空怎麼辦,於是繼續讀高中,看將來能否考上師範大學;所以高中三年,只有孤注一擲,奮力一搏,因為讀醫農組公費的只有台北師範大學,但如考不上公費,恐怕求學之路就會斷絕掉,壓力大越讀不好,只得向真神祈求,求神讓我一定要考上。但後來聯考的成績一出來,與我預計的相差甚遠,記得那天去學校拿成績回來抱頭痛哭,想想真神好像都沒聽我的禱告,再讓我多拿十幾分不就得了?榜單出來被分發到中興大學農業科系,那年入學一點都無讀大學的喜稅。學費生活費也是父親去向一位唯一願借錢給我們的遠親張羅的。感謝神的是,農學院剛好有一系是公費的(農業教育系),於是我極力申請轉系,二年級即轉入農教系。這時壓在我心頭多年的一塊經濟壓力的大石頭終於落下。也終於明白,真神祂一直沒離棄我,雖然繞了一個圈子,最後還是達成我的願望。

大學一年級時,媽媽為了貼補家用,每天頂著大太陽,進城挨家挨戶賣水萍水果,從而認識一位先生在嘉義醫院工作的太太,因膝下無子,很想領養孩子,當下兩方同意也辦好了轉學手續,未料不到一個月,那位太太把么妹送回來,說她很疼妹妹,買好吃的、漂亮的衣服、玩具給她,但叫妹妹跟她一起拜拜,妹妹竟然回說她已受洗,不可跪拜偶像,這事讓太太很生氣。感謝主!沒讓媽媽鑄成無法挽回的錯誤。因為孩子已受洗是真神的兒女了,怎能又眼睜睜把她送入外邦人手中,以後人家怎麼對待她都不得而知。從此下定決心,再怎樣辛苦都要將孩子在主裏養育栽培長大。

再說另一個試煉,當我轉入公費學系,本想可以高枕無憂,也為自己的未來編織美好的夢,至少可以安心讀完學業,將來當個老師。但真神的旨意未可尋,一場嚴酷的打擊又臨到我的家庭,爸積勞成疾,就在我大三寒假回到家中,媽媽黯然告訴我,爸爸的病檢查出來不樂觀,當時我真如晴天霹靂,想說天父你的旨意為何?不是已讓我的家庭逐漸明朗,讓我們逐漸步入坦途。但事實只有接受,就像(約伯記23:10)祂知道我的道路,祂要試煉我們如精金。五月,爸爸過世,那時大妹再一年考大學,弟弟正要考高中,么妹才小學二年級,整個家真是風雨飄搖,寡母孤兒,親戚朋友躲得遠遠的,有時路過家門連進來探望講幾句安慰的話都不敢,路上碰見了,也假裝沒看見趕快離開,那時媽媽拖著孱弱的身子,將爸爸留下來的一些機器以廉價估給別人,拿到一點錢還掉部分父親醫藥費欠的債務,家裏已一無所有,那段日子真不知怎麼熬過的,只因主的愛親自安慰了我們,(林後12:9):我的恩典夠你用,因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這是信主的人和未信主的人的最大差別,信主的人在患難中仍有主的安慰、有平安,也有看不見的恩典,世人很難體會的。到隔年2、3月離畢業3個月前,系上一位教授突然叫我去問一些家裏近況,也談到畢業後如何打算。我讀的農教系畢業後教育部會幫我們分發去學校任教,但老師怕我被分發至離家較遠的地方,無法照顧到家庭。他一再提醒我,父母犧牲自己栽培我讀到高等教育,我對這個正陷於困難的家要有承擔。後來想說,如能在分發前找到學校,問題就解決,但要找在家附近的學校,又沒任何人事背景,何其困難,正當傷腦筋時,老師突然想起他有一個學生在北港農工當校長,北港離嘉義雖不是很近但也不遠,至少可以當天通車往返上班,老師馬上寫信去問他那邊有無缺農科老師,兩三天後,那位校長給答覆說,農科班級數少,農科老師無缺,但他會盡量設法為我開出一個缺,也許是看在我們老師的面子上吧。後來他熱心誠意的為我做最大的彈性處理,即將不管工科農科的每一年級的主任導師(他們只需10鐘點)超出的鐘點拿下來湊成12個鐘點,而讓我可以進去教,就在四月時,校長即派了一位主任將草聘親自送到我家,當我接到這份聘書-這是真神天父賜給我第一張飯票,對我及全家意義重大,代表我的家庭仍可以繼續運作下去,無斷炊之虞。感謝天父的是每當我走至絕境,天父總是差遣貴人來到我面前主動幫助我,度過難關。開始在北港農工教書的日子,雖每天來回通車,有些辛苦但仍甘之如飴,深知這是天父賞賜的一份工作。

我出來教書後,大妹考入淡江大學外文系夜間部半工半讀,學費我支付,生活費她自己打理,白天在一對夫婦家中照顧兩位幼兒,因夫婦都上班,妹妹白天忙到五、六點又要趕著去上課,晚上回到住處已是夜深人靜。有時難免看人家臉色,受一些委屈,聽她說有一回太太下班回來,檢查家裏的東西,發現冰箱好像少了一顆蛋,就懷疑妹妹吃掉,妹妹覺得很冤枉,夫婦兩人收入很高,竟然那麼小氣,而且只是為了一個蛋,又不是丟掉金塊,但也只能忍氣吞聲。後來又有照顧過一位大老的年邁雙親,而大妹做事都是很盡心負責,吃了很多苦,也造就她後來做事練達的工夫,畢業後考入淡江當行政助教,不久即與主內弟兄結婚。大妹一面上班、一面考入淡大外文研究所進修,而得以漸漸升入高級主管,在經濟上從兩手空空到現在都無缺乏,主賜的兩個兒子在主內成長,平安乖巧,學業都很順利。

我弟弟,爸爸離世後放牛吃草,求學過程不很順。大學時,媽媽擔心他畢業後找不到好工作,可是天父的帶領總是很奇妙,雖喪失肉身的父親,但天上的父親照顧非常週到,弟弟畢業後參加任何就業考試總是意外順利,有時大公司考試一次報名一~二千人,經過筆試口試的重重淘汰,還是能進入百名內錄取,這得感謝真神從年輕時代賜與他對英文溝通的獨特興趣與能力,預備了他將來在社會上要有的謀生能力,弟弟也是從開始兩手空空到現在,真神賜他都無缺乏。

當大妹、弟弟相繼上台北之後,家裏剩下媽媽、我及么妹,媽媽每天到工廠,早出晚歸,我到北港教書,每天很晚回來,么妹去上學獨來獨往,補習完回家天色都黑了,有時會去找隔壁工廠老闆的女兒玩,附近都有工人出入,好在那時人心較單純,沒像現在那麼恐怖。後來我參加台南市教師甄試,考上台南市國中來台南任教,就一直很放心不下么妹,於是與先生商量讓妹妹到台南考高中,至少眼睛看得到,比較放心,么妹剛來卻很不適應,說她的同班同學中有很多來自中山國中或後甲國中,英文或其他學科程度都很高她拚不過,晚上讀書讀不久就趴在桌上睡著,有時想念媽媽又哭泣,所以一年級成績非常不理想,直到高三成績突飛猛進,考聯考時我們建議她考乙組,她大概也沒想到以後種種現實問題就說不想當老師,於是考法商組,不知為何我先生就建議她把成大填在第一志願,主要考慮也是那時媽媽已決定到開元教會管理會堂,可以陪媽媽,另外在台南花費較省,而么妹也很單純答應,沒想到聯考的成績出來她考得意外之高,如果之前填乙組師大,除了外文系其他系都可以上,丁組,政大企管系都可以上,那時我們與她都有些後悔,考那麼好的成績,竟然沒填師大或其他熱門科系,實在有些可惜,讀北部的學校將來可能發展更好,但一切都已成定局,只相信真神會好好帶領她,雖然她在這邊讀得不愉快,因為這邊師資與北部相較是差很遠,可是畢竟也在這裡陪媽媽六、七年時間,這可能成為她這一生最溫暖的回憶。她從高中來開元一直到結婚將近10年,在這邊受到長老執事及兄姊的愛護栽培,感謝你們。雖然讀大學期間不盡滿意,然真神也很疼她,安排主內弟兄與她結婚,婚後遲遲無法生育,竟在十年後才賜給她一個很聰明的孩子,而能夠在孩子出生後有機會自己親自教導啟蒙,從育兒的過程中得到很大的回饋和喜樂。

回顧與感謝

我本人從四歲信主到現在已踰半世紀,一一回憶,天父賜給我的恩典數不盡,但自己虧欠天父的太多,五十年來,走過高山低谷,歷經職場蠟燭兩頭燒的日子,目睹父母離世嚐過那種椎心撕裂崩解之痛,有時面對挫折、難關,灰心喪志,讓自己無法站立起來,常常為了自己無法在很多事情上做更佳的呈現而無奈,常常因為俗事的憂慮紛擾幾乎掉入魔鬼的陷阱。但一路走來,天父都沒放棄過我。(詩65:11):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詩23):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讓我在幾乎會失學的情況下,因著你的憐憫與慈愛使我以公費完成大學教育,也為我預備了工作的能力機會,使我不需透過任何人事背景,在沒有發生重大過失的情況下工作三十年,平安退休。又為我預備安排了主內的婚姻,讓我沒有掉入外邦婚姻種種複雜漩渦中,至少我的先生能與我同心走天國路,先生的善良、無心機、待人乾脆、不拐彎抹角,都給我很大的自由空間,也願意幫我解決任何問題,求真神紀念當初我接受這婚姻時在你面前的祈求:這婚姻既然是你安排,我自己無任何判斷力去看透這婚姻的好壞對錯,你就要在我的婚姻裏負全責,你是擁有萬有,掌管全宇宙人類命運的主,你定在我的婚姻中為我掌舵,在這婚姻的道路上如有遇見任何困難問題,你必定要為我開路。在這漫長的歲月中多少次軟弱,你都聽見我長期抗戰式的禱告,讓我的家族成員最後回歸到你訓誨的軌道上,不致迷失。

(約翰福音11:4):你若信,你就會看見神的榮耀。(馬太17:19)你們的信心像一粒芥菜子,就是對這座山說你從這邊挪到那邊,它也必挪去。所以不必為自己設限,不要為神設限,也不要讓別人為自己設限。我,是天父眼中獨一無二,至高無上,最尊貴,最有價值的子女,甩掉自卑、甩掉諸多別人加在你身上的種種論斷,撕下別人貼在你身上的標籤,不要在乎自己有多麼不堪的過去或遭受的苦毒、不公平、冤屈,當你以完全的信心來到主面前,這一切都變成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已成新造的人,脫胎換骨,我們的舊生命已然被翻轉,只要你信,隨時感謝,隨時讚美,存寬容饒恕的心善待自己、善待別人,努力做真神喜悅的事,則先前我們失去的或遭受的任何不公平、磨難…,真神必以豐盛的福氣,加倍補償於我們。

我今天見證到此,願天父賜的平安豐盛的福氣歸與大家,願一切榮耀歸與天上的真神,哈利路亞!阿們。

回蒙恩見證